TXT小说下载网 > 灭星 > 第三二二章 一口锅

第三二二章 一口锅

    极北之地,大汉王国,王都长安,气运翻滚。

    各大势力,除了那些永远回不去的,大多都回去了,只有八王的人,还留在长安,一个都没有走。

    他们留下来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看看冬落在接下来的死劫中是死是活。

    长乐宫中,冬落居高而座,对于为什么要更改国名,将原来的陈改为汉,本来冬落也不想的,可这是水月洞天中陈霸先交与他的那一册传位诏书上留下的意思,冬落只好照办。

    冬落沉声道:“王惜凤,除了八王的人,各大势力的使团都回去了吗?”

    王惜凤对他能执掌礼部,有些意外,倒不是意外女子为官,在这神州大陆上,别说女子为官了,只要拳头硬,手段高,就是称帝做祖的人也不在少数。而她只是意外她一个阶下囚,居然也能官居一部尚书。

    真不知道是该说冬落心眼大,还是她王惜凤运气好。

    王惜凤如实答道:“启禀陛下,各大使团的人已经陆续离开长安,且有礼部之人一路陪同礼送出境,至于大周皇朝其余八王的人都还在各自的会馆中,不曾离去。”

    冬落嗯了一声,“好生招待八王的人。”

    既然八王的人不愿意走,那就留下吧!大汉王国又不是养不起这几个人,再说了,赶人,等同宣战,现在这极北之地还有一大堆烂摊子还没有收拾呢!跟八王的人闹别扭,那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既定的国策是先打扫干净屋子,再迎接强敌。

    所谓的打扫干净屋子,就是将范增弄出陈国去。现在是不但将屋子打扫干净了,顺带着还加固了一翻,接下来是该考虑考虑一下迎接强敌的事了。

    冬落现在有些想明白陈霸先的传位诏书上为什么非要叫冬落改国名为汉了。

    若是一直沿用之前的陈,不利于陈国的发展。

    陈国在这极北之地树敌无数,那些人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陈国这最强王国做大,成为一个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存在。

    而更改国名,换汤不换药,陈国还是陈国,但好处却是难以估量的,不但可以转移极北之地各大势力的注意力,让他们不在死盯着陈国,还有利于陈国的发展。

    可陈霸先怎么也没想到,他本想用更改国名转移极北之地各大势力目光的计策,被冬落一通乱杀又给杀了回来。

    今天死了人的那些势力又怎么会善罢甘休,而且死的无不是各大势力的中流砥柱。所以,不得不防。

    冬落又开始今天未竞的事,论功行赏。

    册封完百官之后,就说了一些汉国大大小小的国事,等一切事了,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火红的夕阳摇摇欲坠的挂在西天之上。

    冬落与雪念慈张白圭二人漫步在长安城的城头,万家灯

    火星星点点鳞次栉比缓缓亮起。

    冬落双手拢袖轻声说道:“这国,是立起来了,可是能否立得稳,又能走多远,这是一个大问题啊!以往立国,只是想着借这气运洗刷掉我身上的因果而已!可等我今天真正上承天意,下顺民心,建立汉国之后才发现,很多事情,是我想得简单了。伸手跟上天要东西,是按劳分配的。”

    张白圭与雪念慈默然无语。

    冬落接着说道:“何为国?我想了一下午想明白了一点,这国家就是一口装满米的大锅,百官要从这个锅里捞米吃,百姓要从这个锅里捞米起,我也是,也要从这个锅里捞米吃。我这个国主就是一个看锅人,要帮百姓百官看好了这口锅,要让大家都有口吃的,不至于饿肚子,这事看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

    难在什么地方,冬落没说,但他们都懂。

    国家是一口大锅,锅里米多了,米少了,他这个看锅人都要忧心,米多了,怎么分?米少了,难免有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米够了,他这个看锅人同样也要忧心,万一来贼来匪了,从这锅里抢了米,让人饿肚子,或者是干脆直接将这锅打破,让大家都没吃的,这些都是操心事。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冬落仰头看着长安外的远远山,远远山上的溶溶月,轻笑道:“既受天命,这口锅我就得替汉国的百姓看好喽!”

    现在冬落反而没怎么想用这陈国的气运来洗刷掉他身上的因果了。他想得更多的还是如何将这口锅看好了,防贼防匪,人人有吃。

    从他手举传国玉玺承接这陈国气运那一刻开始,他与这陈国就是生死与共,休戚相关的局面了。

    雪念慈因为坐在轮椅上,高出城墙不多,也看着那山间月笑道:“既然这大汉王国是一口锅,那我们三个就将这口锅支稳了,支好了。”

    张白圭一拳打在城墙上,“你放心,这口锅,倒不了。”

    冬落笑了笑,三个人支一口锅,稳当。

    他看好锅。

    张白圭驱匪赶贼。

    雪念慈分好锅里的米,让百官百姓都有一口饭吃。

    冬落道:“今天那几大势力的人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已经让死神殿的人还有范增留下的人盯着他们了。但凡是有一点动向,我们很快就能知道。这事念慈你要多上心,别我们汉国才刚立,就让人给灭了,那我们就真的成极北之地的笑话了。”

    陈霸先想着的是改个国名,化干戈为玉帛,可冬落,又怎会是那种轻易冰释前嫌的人,若是当年的事落在他的头上,兴许揭过去就揭过去了。

    可这事落在了陈霸先的头上,父债子还,那父仇,自当子报。

    雪念慈点了点头,他知道冬落这话

    是什么意思。

    托国。

    冬落的先天雷劫可能是说来就来,也就是说他可能是说死就死。

    而这汉国才刚刚起步,不能因他死而国灭。这个时候必须找出一个人来,一个可以制的了百官的人,那这个人非臣相雪念慈莫属。

    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秦疏雨。

    冬落将传国玉玺递给雪念慈,雪念慈珍而重之的接了过来。

    冬落不由的轻松了一口气,善待陈国的子民,那是陈霸先对他的要求,他相信雪念慈可以做得很好。

    “现在汉国有内忧和外患。外患估且不谈,等来了再说,我们来说说内忧吧!”

    冬落背负着双手立于墙头,“我们手中的钱也快花得差不多了,可免除百姓徭役赋税这事不能改,我们得想想赚钱的法子了。”

    现在各大家族宗门都算是他的子民了,可不能像以前那样,让雪念慈点几个名,然后带上戎胥轩就去见到什么拿什么,拆房拆梁了。

    雪念慈道:“开源节流。”

    张白圭挠了挠头道:“这节流好懂,可这开源你打算怎么开?”

    雪念慈道:“做生意。”

    冬落一下来了兴致,这是一个好方法,可问题又来了,这生意要怎么做?

    有道是官不与民争,官家做生意,那不是要断汉国生意人的活路吗?

    如果真要做生意,就得先想出一个折中的法子来。

    冬落问道:“这生意你打算怎么做?跟谁做?做什么生意?”

    雪念慈自信一笑道:“跟大周皇朝做,大周皇朝是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至于做什么就看我汉国有什么了?”

    北境统帅李牧算是大伙的熟人了,若是汉国的生意人,货物,且打着汉国官家的旗号进大周皇朝,李牧肯定不会横加阻拦,甚至会提供多方面便利。

    再说了,北岳山神魏来也算是老相识了,大周北境那些个山上仙家谁不得仰他的鼻息活着,要是惹恼了我们这位山神老爷,断了你家山头的山根,让你家山头再也不能藏风纳水,到时候哭也没地方哭了。

    到时候让魏来再去支会一声,大周皇朝北境的门路就算是打开了。

    冬落问道:“你打算与他们做什么生意?我们可没什么本钱啊!”

    “什么生意都做。”雪念慈道:“明天我就挑几家家底殷实的家族,跟他们谈谈生意,我们出面帮他们在大周北境打开市场,他们出人出货,最后得利我们从中抽成。用以填补国库,以资四方。”

    冬落直接拍板了,“这生意就这么做,我们不但要打开大周皇朝的市场,还是要把握住我们汉国自己的市场。等局势稳定之后,你便从户部抽调出一批人手,专管此事。”

    雪念慈点了点头,官员将士的俸

    禄,振灾救民这些都要花钱,此事得加快进度。

    张白圭微微皱眉道:“就算是大周皇朝那儿我们一切便利,可要是看到成效还得花很上一段时间,那这段时间我们怎么办?”

    张白圭问这个问题是他们现在最担心的,若是有成效了,那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可就是在有成效前的那一段时光该怎么熬?

    冬落笑道:“此事不急,我们不还有几个小秘境吗?除了那个紫晶石雕,其余的念慈你在去找魏来洽谈合作时,带去给他,叫他帮忙卖一下,想必一个皇朝的山上仙家总会有缺秘境的吧!他们总不至于出手小里小气的吧!叫李叔去卖也行,北境也有几个大家族,应该对李叔手里的东西感兴趣。”

    张白圭与雪念慈相视一笑,想要支稳这口锅,内忧是解决了,现在该担忧的是外患了。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灭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