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帝疆 > 第三卷 笔刀春秋 第二百一十五章 游学

第三卷 笔刀春秋 第二百一十五章 游学

    “我愿意!”“我愿意!”两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一道懵懂,一道激动!

    “我的两个好孩子!”雅娘神情激动的说道。她之前因为是名伎花魁出身,所以在嫁给吕老的初期,也曾遭受非议和各种困境,如今她看着在她们面前做事小心翼翼,又有点自卑和不自信的鱼幼薇,仿佛就像看到了当初年轻时候的自己一样,这样让她瞬间感同身受。

    因为种种原因,虽然雅娘嫁给吕老已经二十年有余,但是却没有任何子嗣,虽然说这是她当初的决定,她不曾后悔,但是多少还是会有遗憾,所以刚才乍一看到鱼幼薇那种神情,激起了她想要好好怜惜和保护的想法,所以才会想要认鱼幼薇为干女儿,而司空幼仪则是身上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让人看了就心生亲近,所以雅娘才想着一并认作干女儿。

    不过认干女儿是一件大事,加上今天这件事情事出突然,所以正式的仪式就要暂且往后推一推,二期还要挑选个王道吉日,准备好各种筹备事宜,虽然不用邀请江宁城中的权贵名流一起参加,但相熟的亲朋好友还是要通知一遍的。

    “孩子,现在你可以表演了,让为娘也看看,能让官人都赞不绝口的弹唱无双是怎么样的。”

    吕老喝了一口茶汤,眯着眼睛在假寐,显得惬意无比,而司空晔、司空幼仪两兄妹,以及秦夫人和雅娘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鱼幼薇,等待着她的表演。

    还好之前曹奕让鱼幼薇带着演奏工具来的时候,她选择了一把古琴,此刻横放在案几前面,缓缓坐下,玉手轻佻琴弦,十指在琴弦上不断的拨动,悠扬动听的美妙琴音自她的芊芊素指下倾泻而出,宛若天籁。眉眼之间透露着望不穿的空灵和优雅,只要开始弹琴,鱼幼薇身上的自信和气质就会不断地由内向外溢出来。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出落,星如雨……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琴声缓缓停止,但那歌声和音乐声却好像仍旧飘荡在室内和众人的心间,久久未散去。

    吕老依旧闭着眼睛在那听得摇头晃脑,倒是曹奕和雅娘最先反应过来,其他人都还在沉醉在音乐中。曹奕是因为经常听,而雅娘则是因为年轻时她弹琴唱歌也十分擅长,所以也没有那么容易沉醉。

    曹奕率先鼓掌叫好,算是给鱼幼薇捧场,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鼓掌叫好声,让其余人吓了一跳,鱼幼薇羞红着脸看了他一眼。曹奕这叫好声实在是太过突兀,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故意捧场。

    雅娘也被曹奕的这声叫好声弄得莞尔一笑,遥想当年自己就是是因为表演时官人的那一声叫好声而多看了他一眼,到现在都已经嫁给他二十多年了,想到这里看了吕老一眼,吕老此时也正好看向雅娘,显然也想到当年的事情,双目对视时吕老不觉老脸一红。

    “好词!好表演!”司空晔由衷的夸赞道,看着鱼幼薇和曹奕两人,不禁想到若以后她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一个写诗作词,一个弹琴唱曲,倒也真的是天作之合。

    “幼薇,自从上次元宵之官人回来之后就一直说你将曹奕写给他的三首词演唱的有多好,今日要不给为娘也都演唱一遍,让我们也听听。”雅娘笑着说道。

    “可以是可以,只是那三首词若想唱好,唱腔和乐器缺一不可,今日我并未带铜琵琶……”鱼幼薇迟疑地说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为娘曾经也是花魁,当年也是擅长各种乐器,这铜琵琶也是会的,而且家中还正好有一个,我现在就去取来……”雅娘笑着回应道,随后便起身去后院取乐器去了。

    过了一会儿,便拿着一把看上去有些年月的铜琵琶回来,笑着说道:“官人说过之前你们是三人配合,还有一个叫公孙悠柔的女娃子配合你弹铜琵琶伴奏的,现在娘亲来给你弹铜琵琶,你只负责弹琴唱歌,我们母子同心,其利断金。”

    鱼幼薇点了点头,在雅娘的协助下,把《江城子》、《永遇乐》和《临江仙》三首词全部都表演完成,鱼幼薇甚至感觉自己娘亲的琵琶造诣比公孙悠柔还要来的深厚,处处在包容她,让她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而不是像之前和公孙悠柔合作的时候,有时候自己的琴和唱还要迁就着琵琶声。

    中午曹奕等人是留在吕府中吃的,正式的仪式虽然没有办理,但是鱼幼薇和司空幼仪还是在席间敬了义父、大娘、姨娘三人酒,经过了一顿其乐融融的家宴,这个今天刚刚“组成”的一家子也变得初步融洽起来,也算亲慈女孝,家庭温暖。

    饭后曹奕先是陪吕老手谈了三局围棋,因为曹奕等下还有事要跟吕老商量,所以有意的控制场上局势,先是干脆利落的赢了第一局,第二局就

    开始细微处放水,通过一番僵持后险胜吕老,第三局则是在自己的精心布局下,一着险招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效果,反而陷入了困境,最后挣扎一番后,弃子认输。

    当曹奕一边收拾棋子,一边笑嘻嘻地看着吕老,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吕老乜斜这看着曹奕,说道:“说吧,你想方设法的尽可能自然的输给我,无事献殷勤,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想要办拜托我?”

    “嘿嘿,吕老英明,是这样的,我前一段时间呢,一直和杨星文、陈都、刘辰等几个人一起,和他们也交流颇深,在这段时间内呢觉得自己眼界还不够开阔,在某些事情和观点上面感觉自己还有点脱离现实,有点想的过于想当然和理想化了,所以我想接下来一段时间,进行游学。”

    “游学?”吕老和司空晔同时惊呼道。

    “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孔圣人都说过,尽信书则不无书,在博览群书之余,还是要在各个地方都看看,见识一下风土人情,拜访一下当地的宿老鸿儒,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曹奕认真的解释道。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吕老重复了一遍,问道:“这两句是完整的诗句还是偶得残句?”

    曹奕笑了笑,开口说道:“是之前想着游学的时候,脑海中偶得的残句。”

    “嗯,既然你自己有这个心思和想法,我也不是一个不开明的老师,这件事情上我支持你。”吕老回应道,末了又突然笑着说道:“原本我还在想到时候开学,你和沈彦两人一起上学该怎么办,现在倒好,你们两个都不在。”

    “哦?我是因为游学,沈彦因为什么原因?难不成他也是要去游学?”曹奕惊讶的说道。

    狂公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据沈腾所说,是安排到京城国子监读书,他们家在京城有一定的关系,可以安排他进国子监。”

    “走的应该是太子那边的关系,而且沈星还是那边还是国子监祭酒的学生,应该比较好安排。”曹奕想了想说道。

    随后又继续聊了半个时辰,众人向吕老提出告辞,秦夫人和雅娘让鱼幼薇好司空幼仪有时间多来吕府,这里也是她们的家,两个姑娘欣然答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