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剑邑 > 第一卷 剑邑的雨 第五十四章 身心愉悦

第一卷 剑邑的雨 第五十四章 身心愉悦

    苏秋景靠近正屋里那张桃木拔步床,轻轻掀起窗帘,道:“阿晓现在还没有转醒的模样,但是身体却是没有什么事情了。”

    女人没有理会他,而是拿手在阿晓头顶摸了摸,在确定没有事了以后脸色才有少许放松,她回过头来,看着打算偷偷溜出去的苏秋景,责问道:“你打算去什么地方?”

    “额……后房里还有些莲子,这不是打算去给你煮一碗莲子羹么。”苏秋景一脸谄笑道。

    “不必了,那东西先放一边,我有要事和你说。”女人摇了摇头。

    苏秋景有些诧异,不知道究竟是何时能让自家女人这么警觉,如果是从政治方面来说,自家已经许久没有参与到郡里的事务里了,郡里的事自然是不可能,可在这剑邑城里苏家不说是数一数二的,那也是没人敢招惹,钱财问题更是不用多说,他苏秋景就没有缺钱的这一天。

    二人闭上里屋的房门,在客房里相对而坐。

    “究竟是什么事情,还能让夫人你担心?”苏秋景有些好奇道。

    “那还有什么,肯定是阁山的问题。”女人沉声道。

    “阁山?”苏秋景有些惊讶。

    “阁山上只不过有一些匪寇罢了,哪里值得你如此对待?而且那些匪寇都是郡里……”

    “不是他们的问题。”女人很直接的打断了苏秋景的话,反而问道:“你还记得死在阿晓家里的鬼面盗手么?”

    “自然记得。”苏秋景不是很理解女人的话,但还是答道:“他是十年前去的阁山,在六年前在阁山清风崖正式有了自己的山头,应该是…叫作清风寨,发家地是我们这边的玉山,这些年来也没有做过太过线的事情,寨子里有五个当家,实力都应该在命关境界内。”

    “不错,这是我们离开郡城之前的消息,但是现在,我告诉你,鬼面盗手一行人离开阁山并不是像往常一样下山找乐子,而是……他们的清风寨被毁了,全寨上下,不算他们这几个跑来剑邑城的在内,其他的都死了。”

    苏秋景此时有些理解了,但依旧问道:“人都死了?可这又有什么关系?阁山上本就不算太平,阁山一山十八峰,每座山峰有着一座峰主山寨,彼此之间关系也不算好,土匪之间还没有点内斗么?土匪要是有仇,屠一个寨子也是小事情,就算再不济,有谁不小心把一些魔物放跑了出来,也够他们受的。”

    女人见他还是有些不信,也不好再解释什么,只是从腰间处摸出一枚黝黑的令牌来摊在桌上,用那有些粗糙的双指划推向苏秋景,眼睛却一直看着他,“这是郡里的武威军颁发的令牌,淮南侯府里现在也颁发了二级军令,郡守已经在招募人手去往阁山探查里面的情况了,还有要告诉你一件事,被屠戮的,可不只是清风寨这一座山寨。”

    “就在昨天,郡里安插在阁山寨子里的谍子都失去了联系,只有一位六扇门的老谍子逃了出来。”

    “他是今早被官差发现在郡城门口的,发现他的时候他也只留下了一口气,根据他生前所说,阁山上有了不速之客,整座阁山的土匪寨子都被屠戮一空。”

    女人的语气越来越重,最后终于是到达了顶峰。

    但苏秋景依旧没有说什么,脸上的好奇之色也消失殆尽,只是坐在一旁不发声。

    女人见他这般态度,倒是笑了:“怎么,有没有觉得不对劲了?难不是害怕了?”

    苏秋景这会破天荒的没有理会女人,只是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自己喝了起来。

    二人相对沉默了许久,苏秋景终究是没有沉住气,先开始发声:“阁山的事情,我已经很久没有掺和了,不管是山上的魔物,还是其他东西,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秋景,你难不成真的不打算回郡里么?又或者……你真的不打算回帝都?二级的军功令,只要你把握好了这次机会,凭借军功,说不定这是一个重回帝都的引子……

    “我五年前就说过了,我再不会管任何阁山的事情,这句话在五年前就有效,现在依旧有效。”苏秋景一反常态地忤逆了自己的夫人的意愿,语气极为坚决。

    “可你有想过阿颉吗,阿颉在这里和在帝都……”

    “够了!”

    苏秋景大吼一声,猛地一拍桌子,“啪”的一声震响,这张硬木长桌竟是直接被他从中一掌拍断!

    女人震惊地看着这个平日里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丈夫,此时苏秋景那张俊美的脸庞已经有些狰狞,女人叹了口气,“秋景,我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是郡里现在需要你,我已经答应了我爹,马上就回郡里了,你要是想回来,就来找我。”

    苏秋景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平复了下紊乱的心境,有些意外问道:“你这刚回来就要走?”

    “嗯,我已经答应了我爹,除非处理好了再回来找你。”

    “路上还需得稳当些,你性子有些急躁。”

    没有花上太多时间,女人很利索地收拾好了东西,背上一个包裹,推开了这座拓船街最为华丽的宅院的大门,回头道:“你一个人照顾好阿颉,他早上不喜欢吃太辣的,还有,早上记得叫他起来去私塾,我怕他会睡过头,例钱不要给他太多,会把孩子嘴巴给养叼了,还有……”

    “算了,你就不是一个会照顾孩子的人。”女人不停碎碎念道,随后又跑了回来,从包裹里拿出一个白瓷小罐放在椅子上,“这是阿颉存在我这里的例钱,记得转交给他。”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想必也没人能管的住你,我事前在这里说好了,如果你要去那种地方耍耍可以,但是要是被我知道了你干那种事,看我不把你那作案器物给切碎了喂狗!”

    “是是是,夫人教训的极是。”苏秋景连连答道,脸色却有些不正常,一直紧绷着。

    ……

    女人很快便离去了,苏秋景感到有些烦闷,既然得到了准许,自然想出门打算去某处耍耍,一打开门,风风火火的阿颉便直直闯了进来,大喊道:“爹!阿晓爷爷不在家!家里还是没有人!”

    苏秋景把苏颉被风吹乱的头发给捋了捋,道:“不在就不在,慌慌张张做什么。”

    “可是阿晓爷爷是去了郡里,这么些天还没有回来,不会有事吧?”苏颉眼中流露出有些担忧的色彩。

    虽然苏秋景不知道老道士和江老四是何人,但毕竟他也曾经在帝都长大,见识过许多世面,自然第一感便可以察觉到拓船街最里巷的那座院落的不同寻常之处,因此说道:

    “阿晓爷爷年纪颇大,一来一去也有许多时日,你担心什么,这自然是没有什么事的,你不要放在心上,还有一件事,你娘回郡里去了,现在家里没有人,我现在也有些事情要出去办,你在家好好照顾好阿晓,在家听话好吗?”

    “好!”苏颉重重地点了点头。

    苏秋景满意地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头。

    不一会儿,剑邑城,老爷街李府,一个俊美的中年男人走入李府大门,肆意大声喊道:“李胖子,李胖子?人死哪去了?今儿打不打算去那地方搞一下?”

    什么叫身心愉悦?身心愉悦,就是没有母老虎在旁边,还可以和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去趟福喜街,去帮助帮助可怜的盲人姑娘,照顾照顾她们的生意,做几次推拿,这就叫做身心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