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史上最强重生者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沸腾的武道界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沸腾的武道界

    陈六合死了?

    老者原本微眯的双眼骤然间张开,激射出两道骇人的精光,吓得旁边那些比基尼美女一阵尖叫

    而塞雷思则承受不住老者身上释放出的威压,直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是谁干的,燕北玄吗?”良久过后,老者才缓缓收起威势,目光灼灼道

    在他看来,华夏之地,除了燕北玄以外,恐怕再无第二人能够杀死陈六合

    “不,不是燕北玄,而是......是楚九幽!”塞雷思唯唯诺诺,额头上冷汗直冒

    正所谓伴君如伴虎

    面对像老者这样的枭雄人物,哪怕已是虚境宗师,塞雷思也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楚九幽?”老者微微皱眉

    自从被燕北玄驱逐出华夏之后,老者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华夏武道界的动向,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杀回华夏,以报当年受辱之仇

    对于华夏武道界的一举一动,他可谓知之甚详,却从来也没听说过有叫楚九幽的这号人物

    “不对,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老者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立刻陷入沉思

    “老,老大,这个楚九幽就是当初击杀血狼和血雕的那个神秘高手!”塞雷思见状,赶紧出言提醒

    这话一出,老者终于恍然大悟,难怪从未在华夏武道界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又觉得耳熟,原来竟然是那个人

    “是他?”老者微微有些动容

    记得当初,血狼的袭杀任务失败,命陨华夏,对方还曾将血狼的尸体送了回来,并且报上了名号,好像就叫什么楚九幽来着

    只不过当时自己正忙着和暗夜的首领谈判,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至于之后派血雕前往华夏,也不过是想试一试华夏武道界的深浅,并不是冲着楚凡去的

    所以,当听到楚九幽这个名字的时候,老者一时之间也没能想的起来,只是觉着有些耳熟

    现在看来,倒是小看了这个叫楚九幽的神秘高手

    他能打败并杀死陈六合这样的化境宗师,说明他的实力足以排进华夏武道宗师排行榜的前五名,这样的人物,算得上是个劲敌

    老者暗自琢磨,心中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华夏武道界竟然出了个如此厉害的高手

    不过,老者也只是微微有些惊讶,凭他如今的修为,早已可以碾压陈六合,楚九幽虽然厉害,但还不配被他放在眼里

    “老......老大,我查清楚了,这个叫楚,楚九幽的人是一位,二十岁......岁的少年!”然而,塞雷思接下来的这一句话却如同一道晴天霹雳,顿时让老者大惊失色

    “什么?一位二十岁的少年?这不可能!”

    对老者而言,杀死像陈六合这样的化境宗师并不算多么稀奇的事情,他自己就杀过几个,其中一位还是化境巅峰的大宗师

    但奇就奇在,击杀掉陈六合的竟然是一位二十岁的少年,这就令人有些难以置信了

    “老大,这是真的,据说血雕也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如今,整个华夏都已经传开了,说他是百年难得一见天纵之资,玄境以下第一人,便是连燕北玄的风头也彻底被他给盖下去了!”

    听到这里,老者终于坐不住了

    “天纵之资?玄境以下第一人?”他的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若真是这样,那对他龙千寻重返华夏将会是一个巨大的阻碍

    “塞雷思,你立刻通知下去,让血蝠的成员前往华夏监视楚九幽,三个月之内,我需要看到关楚九幽的所有资料,但切记,没有我的命令,绝不可以轻举妄动!”犹豫片刻,龙千寻双眼一凝,似是做了一个非常大的决定

    “另外,替我联系暗月和天启的首领,就说我龙千寻要和他们做笔生意!”

    ......

    华夏,苍州六合门

    陈六合的死讯很快被传到了这里,众多六合门的弟子,高层们齐聚一堂,召开门派大会,商讨着该如何渡过眼前的窘境

    “要我说,我们这就带人杀到京州,便是拼上这条性命,也要替师傅报仇雪恨!”会议上,一位年轻弟子义愤填膺站了出来

    这话一出,立刻得到了年轻一辈弟子的支持

    这些弟子大多年轻,热血,冲动,在他们眼里,师仇不共戴天,便是死也要替师傅讨回一个公道

    “鲁莽,愚蠢!”

    然而,这个提议很快便遭到了一位须发老者的的严厉喝责

    “枉你们这些人还自称是我六合门的未来和希望,难道你们做事都不带脑子的吗?”

    须发老者是六合门中辈分极高的一位长者,算是两朝元老,便是陈六合在时都得看他三分脸色

    所以,他的这话一出,原本闹腾腾的会议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老者的身上,似乎都想听听他的高见

    “哎”然而,老者却是一叹

    “六合这次是大意失荆州了,他严重低估了楚九幽的实力,以致于身死道消”

    他顿了一顿,继而话锋一转,厉声道:

    “不过,连你们的师傅陈六合都不是那楚九幽的对手,就凭你们那些三脚猫的修为也好意思去找人家报仇?这不摆明了去送死吗?”

    “而且这场长江演武是公平决斗,既定胜负,也分生死,多少武道界的前辈,朋友在旁边观战,你们就这么冒冒失失前去,报不了仇不说,还要让别人看我六合门的笑话,难道你们都想成为六合门的罪人吗?”

    这话出口,就如同是一盆冷水狠狠地浇在了年轻一辈的弟子头上,顿时让他们的争雄之心尽数消散

    一众人静静地听着,再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是啊,师傅陈六合的武道修为已然达到武道之巅,在他们的眼中,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

    但就是这么一位登临绝巅的武道大宗师,最后还是死在了楚九幽的手上

    这说明,楚九幽的武道已然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像他们这样的小鱼小虾,别说是去报仇了,估计还没能够近得了对方的身,便已经下去陪陈六合去了

    想到这里,众人面如死灰,一个个就像是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就在这时,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儒雅男子开口了

    “都怎么了,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师伯的意思是让你们不要逞匹夫之勇,并不是让你们忘记师仇”

    他叫慕容辰东,早年拜在陈六合的门下,不仅是陈六合最钟爱的大弟子,在苍州一带,更是跺一跺脚便能让整个苍州震上三震的大佬级人物

    不过,奇怪的是,慕容辰东却不是苍州本地人,他的身份非常隐秘,据说和燕京的慕容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咱们勤加修炼师傅传下来的武道,假以时日,总有打败楚九幽的一日,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他俊目扫视众人,眼中神采奕奕,冷静程度丝毫不像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是啊,说的不错,大师兄不愧是大师兄,见识果然比我等长远!”

    果然,经此一喝,众弟子们犹如醍醐灌顶,纷纷出言赞叹。

    就连须发老者听了,都十分欣慰地点了点头

    要说陈六合的这群弟子之中,也唯有慕容辰东让他看到了点希望,能够担得起六合门的这副重担。

    不过想到楚九幽那惊若天人一般的通神手段,须发老者心里又忍不住暗暗叹息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双方之间犹如天堑鸿沟,想要报仇,谈何容易?

    “罢了罢了,今日之后,凡是我六合门的弟子都不允许再提报仇的事,便是当面碰到了楚九幽,也当以宗师之礼待之,否则,逐出六合门!”

    须发老者最终拍板道

    “是......”

    众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以大局为重,只能忍住心中的万分悲痛,齐齐称是

    除了六合门以外,与此同时,太极,八极,湘西,东江,川西等地的武道门派,以及世家也都纷纷召齐门徒,族人,进行紧急会议

    他们的掌门,亦或者家主大多都亲眼目睹了楚九幽和陈六合在长江上的这场惊世大战,深深体会到了楚九幽武道的恐怖之处,可谓是玄境不出,谁与争锋?

    纵然是燕北玄到场,两人谁胜谁负也未可知

    所以,各大武道势力的当家人在会议期间严正声明:“今日之后,只要和楚九幽有关的一切事情,都必须忍让三分,否则,后果自负!”

    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楚九幽这个名字就如同一道飓风般席卷了整个武道界,令原本静如止水的武道界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对此,众人的观点不尽相同,有人惊讶,有人疑惑,有人感慨,有人心忧......

    但有一样,大家的观点出奇的一致,那就是楚凡凭借着少年之身,一举登顶武道之巅,从此威震天下

    ......

    次日清晨,京州楚家,楚家公馆

    大气奢华的欧式公馆内,锣鼓喧天,鞭爆齐鸣,一众楚家仆人更是前前后后忙个不停

    今天是楚海峰重回楚家的日子,也是楚海峰接任楚家家主的日子,整个楚家上下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放眼望去,楚家公馆的大堂之内,早就挤满了前来恭贺之人。

    要知道,这些人都是来自京州各行各界的精英人士,甚至,还有不少身居高位的大人物

    但是此刻,都非常主动地前来恭贺,光是送的贺礼,加起来都快有将近两个亿的价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