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侯府娇宠 > 第619章 处境微妙

第619章 处境微妙

    这时候,秦云舒已经走在通往中庭的大道上,估算她出来的时辰,现下回去,宴席已近尾声。

    需要派个小太监问父亲,何时回去?

    差不多时间,她要在宫西门,等花姨娘,和父亲一道,三人一起回府。

    刚思量,旁侧园内忽的出现高大身影,手横伸而出,直将她拦下。

    来人没出声,纤细手臂率先入目,露出的手腕很白,宛若白玉。

    秦云舒已知是谁,抬头的那刻,语态恭敬,“秋将军。”

    秋桐低头瞧着那双清亮的眸子,月色下璀璨不已,没有任何杂质,纯澈无比。

    她在周皇庭,亦或军营,见过不少眼睛。

    擅长以目察人心,这是到现今为止,她见过的最干净,也是最漂亮的眸子。

    手早已放下,仍在打量她,“都看到了?”

    行事作风向来直接,湖畔那刻,她就已经发现秦云舒。

    “嗯。”

    没有隐瞒,兀自点头,索性她也没看到不该看的,两人光明正大比试,除了最后一句。

    一副死狗样。

    秋桐讶异,低声道,“你倒是直爽。”

    “和你比,差一点。”

    一记轻笑,随风蔓延,“看你容貌,像只兔子,其实是只狐狸。”

    “秋将军比喻人,都是动物么?”

    语调微扬,直接反问,这一刻,秋桐自然想到了怎么评价楚凛的。

    忽的,她心情大好,“说实话,难道你不觉得他像死狗?”

    最后两字重重凸出,眼里闪着光芒,好像很希望见她点头。

    这一刻,秦云舒没说话,因为她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四皇子,后头更站着一群人。

    秋桐背对而立,视觉盲角。

    “不敢说?你瞧着很大胆,不是这种人。”

    秋桐不禁扬手扯了她一把,“只需点头,是不是死狗样?”

    话音落下,她就见秦云舒往旁侧一站,忽然福身行礼,朝前道,“殿下。”

    轻轻两字,剩下的话全被卡在喉咙,面色略僵,正要扭头,却听一阵脚步声。

    身为武将,也是朝臣,她清楚明面上一定要有礼,给情面,尊敬点。

    可现在……

    看着一群人,后头几个,她不认识,可楚凛身侧的,楚郡王,谢大人,她初入齐国时,全部见过。

    这面子,不是她不给,而是很不巧。

    死狗两字,清晰传入,谢凛已经听过一遍,再次听闻不觉讶异。

    楚连城和身后众臣就不一样了,他们没听错,秋将军话中的死狗,说的就是殿下。

    秋桐收了先前笑意,恢复肃穆神情,“巧了,这么多人。”

    说着,拱手以礼,毕露恭敬,“四皇子。”

    话落,又朝着楚郡王和谢大人点头,以示敬意。

    眉头微皱,转瞬间如常,淡漠冷沉,手微抬,“秋将军,不客气。”

    说罢,不等她回话,看向秦云舒,“宴席已散,太傅已去宫侧东门。”

    言下之意便是告诉她,太傅在等你。

    不知他特意转告,还是父亲央托,秦云舒点头,再次行礼,“臣女告退。”

    说着,侧步转了宫道,就要远离,却被秋桐一把扯住。

    出手太快,又准又狠,力道大的差点脚步不稳摔跟头。

    这时候,秋桐才察觉用力过猛,立刻松了手,“正好我也要出宫。”

    说着,手往前伸,秀眉微挑,示意她行。

    看阵仗,秋将军要跟着她走了,视线极快一闪,当众下了四皇子的面子,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留下这更尴尬。

    深懂其意,她没有多说,直行而去。

    身后脚步沉沉,相比其他女子,秋桐的脚步和轻盈完全搭不上边,但和男子也不同,没那么沉。

    到了一处僻静宫道,秋桐才走到秦云舒身边,没有扬手拽她。

    “刚才,谢了。”

    秦云舒步子一停,扭头瞧着她,“我也没做什么,不必客气,就此别过。”

    她要去宫西门,花姨娘此时应在那等着了,不便有旁人在。

    秋桐飒飒一笑,没有再跟上,转步朝来时宫道走,不一会入了通往后宫的小道。

    并非出宫,而是往世敏公主落脚的寝殿走。

    齐皇对待使臣,友好客气,礼仪方面处处到位。可在对待公主上,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然而,国君待她也不好,和母妃常年居于冷宫。

    若不是和亲能派上用场,国君怎会想起她?

    而她同意,全因母妃能从冷宫出来,享受其他妃子同等待遇,晚年确保无忧。

    一辈子换来母亲剩下时光的安逸。

    思及此,秋桐不禁叹气,她能做的不多,只能保证,她在齐国的这段日子,世敏公主不会受委屈,等走了,一切就看造化。

    …………

    宫西门

    秦云舒到时,秦府马车已在候着,车旁站着椒房殿掌事嬷嬷。

    “大小姐。”

    恭敬福身行礼,没有多说,秦云舒点头,稍稍摆手示意她回。

    片刻后,掀帘上车,丝丝月光随帘而入,落在花姨娘的脸上,她清楚的看到红肿的眼睛。

    今日椒房殿,怕是掉了不少眼泪。

    花姨娘立刻低头,以袖掩面,狠狠擦着眼,等帘子放下,她才敢抬头。

    “大小姐。”

    声音和往常不一样,透着屡屡嘶哑。

    秦云舒低嗯,对花姨娘在椒房殿的事,没有细问。

    “柔儿很好,娘娘将她照顾的不错,太医今日也来了,嘱咐不少事,越到足月越要小心。”

    “嗯,她好就行。”

    低声一语,对秦柔,不愿多说。

    花姨娘明白,柔儿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有了孩子才被看中,秦府脸面都没了。

    从柔儿进宫的那天起,就和秦府没有任何关系。

    只盼她好好的,也盼静北王看在孩子的份上,对柔儿能稍微好一点。

    其余荣光,完全不敢肖想。

    夜色寂寂,听着车轴声声响动,不禁长叹。

    入夜已深,齐京夜市也已收摊,从最近的道前行,很快在府门前停下。

    父亲的车就在后头,秦云舒吩咐花姨娘入府后,就在门外等着。

    片刻后,车影入了视线,速度变缓直至停下。

    秦云舒上前,就要扶父亲下来,却见一袭大手掀起帘子。

    手掌宽阔,手指修长,不是父亲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