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许你余笙静安好 > 第一百四十五章:忘记的事情

第一百四十五章:忘记的事情

    凉静这一觉又是十分的漫长,长到顾余笙都要以为她醒来之时自己的一场梦。中途医生来查房,他不放心又追问了许久,非让医生又给凉静做了遍检查。毕竟是上面交代的人,医生也没办法,只能说什么做什么,“顾先生,顾太太中途已经清醒了,做检查各方面也都没有出现问题,咽喉疼痛是洗胃下围观引起的,属于正常反应,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自己恢复。”

    “毕竟是吞服了大量的助眠药,吸收到了一些药性,只是昏睡没有其他后遗症已经是万幸,让顾太太多休息休息,药性代谢掉了就没问题了。”

    医生已经这么说了,顾余笙也只能守在旁边等着,白慕楠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和程佳凝倒是过来了,“这又是什么情况?”

    夜里顾余笙也就迷迷糊糊的眯了一会,一直不大安稳,算起来,他已经有三四十个小时没休息了,脸色看上去倒是比昏睡着的凉静还要差,难得听到声音,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你们怎么过来了?”

    “你昨天大半夜一个电话打过来,让我联系院长帮你安排单人病房和医生,那声音都在抖,这又连着两天都没来公司,我能不过来看看什么情况吗?”白慕楠看着凉静安静的躺在床上,有些感慨,怎么一次比一次瘦呢?

    不过白慕楠一转头看见顾余笙的半边脸被吓了一跳,“你这脸咋了?”

    顾余笙摸了摸,因为自己没管的缘故,倒还有些肿,被指甲划破的几道印子有些发炎,之前没什么感觉,一碰倒是有些疼,“没什么,碰的。”

    白慕楠啧啧了两声,这怎么看也是被打出来的呀,说碰的谁能信,能让他被打还这么淡定的,难道是这位沉睡的冷美人打的?那还真是厉害了,不过顾余笙这么说他也就这么听,就算换其他人被打耳光了也是不愿说的,更何况还是顾余笙这个傲娇的货。

    “我看你脸色也不太好。”程佳凝不是第一次看到顾余笙脸色这么憔悴的样子,不过上一次也是因为凉静,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自己作为他的行程秘书哪里不清楚,白天在公司工作,晚上就在医院待着,凉静住了多久的院,他就守了多少夜,这才过多久,怎么又弄到医院来了,“该不会一直没休息吧,要不你先去睡一会,我也没什么事,可以在这照看一下。”

    “没事,我不累。”顾余笙固执的抓着凉静的手,就现在凉静这情况,他怎么可能睡的着,“这几天我就不去公司了,年末盘点比较忙,你们俩多照看着些。”

    “你的公司倒是都丢给我们了,也不怕我们给你卖了。”白慕楠也是有些无奈,所以自己最初问怎么了的问题,顾余笙是不打算回答自己了嘛。

    白慕楠自己走到床尾弯腰看了眼诊疗记录,摸了摸鼻子,“你难道要一直守在这?”

    “最起码这几天不能走开,交给你们我放心。”顾余笙轻叹了口气,他不敢想象,如果昨夜自己没有去主卧门口,如果那只猫没有拼命撞门引起自己的注意,会是怎样的结果,凉静说她不敢死,自己信了,可如今却弄成了这样,自己哪里还敢走开,生怕一松手,她就会伤害她自己。

    “可你一直守在这,不休息身体也撑不住啊。”对于顾余笙这模样,程佳凝还是第一次见,明明他除了对家人之外,都不会那么紧张在意的,就连邢暖他那么疼爱,生病时也没有紧张到这种程度,一步都不愿意离开嘛。“看这样应该也没太大问题了,找护工也可以,稍微轮换一下,你也能休息休息。”

    “不用,我在这也能休息。”顾余笙见凉静眉头微微皱起来,似乎不大安稳的样子,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你们俩就回去吧。”

    白慕楠知道顾余笙这是嫌自己和程佳凝在这吵着凉静休息了,拍了拍程佳凝的肩膀,“算了,和顾余笙认识这么多年了,还不了解他嘛,我们劝他也不听啊。”

    程佳凝有些无奈,可不就是这样嘛,“那我们先走了……你也别硬撑,不然凉静还没好你又倒下了,到时候可就没人管她了。”

    程佳凝对于顾余笙的弱点抓的还是稳准狠的,这么一说他倒是思索了片刻,“等会在附近的餐厅帮我订餐送过来,随便什么都行,然后送一份粥,多加点水少放些米饭,医生说了二十四小时之后先吃流食。”

    “知道了,你就安心在这看着吧。”白慕楠看着顾余笙这样也不好再说其他的,拉着程佳凝出去了。

    程佳凝倒是还不太放心,“要不要给顾妈打个电话,看顾余笙这样怕是凉静没醒,他就要撑不下去了。”

    “顾妈这两年身体也不大好,要是知道这情况,别血压上来,还是先别说了。”白慕楠也是很头疼,“我说你对顾余笙也太关心了吧,前几天我回学校看恩师,他知道你在顾余笙这做事,还感慨你当年放弃H大可惜了,这事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啊?”

    “只是不想去异国他乡读书而已,放弃了不就算了,有什么好提的。”程佳凝掩去眼底的担心,“再说了,我和顾余笙除去工作关系,也是同学朋友,如今这情况,不关心难道要落井下石嘛。”

    “那不至于。”程佳凝这样说,白慕楠也打消了自己的疑惑,只当是女人和男人关心的方式不同而已。

    餐厅很快就送了餐过来,顾余笙吃了两口就不想吃了,也不知是因为担心凉静,还是因为没休息好菜没胃口,盖上盖子随手丢到一边,就这么看着凉静。

    凉静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对上了顾余笙的目光,倒是有点被吓到,清了清嗓子,发现喉咙好像不那么痛了。不过浑身还是乏力,有种动弹不得的感觉,身上也是疼的厉害,好像比第一次醒时还要痛苦,原来比死更难受的是死不掉啊。

    顾余笙见凉静醒了,整个人才放松下来,将手机打开递到凉静手里,“感觉怎么样,好点了没有,要不要给你喊医生过来再看看?”

    “别麻烦医生了,我没事了。”凉静倒是没用手机,虽然说话声音有气无力了些,但是咽喉没那么痛了,也能说两句。

    “嗓子好些了吗?早上问了医生,说是因为洗胃所以嗓子痛或者胃痛都是正常现象,如果不舒服就跟我说,看能不能开些药给你。”

    “不用,好点了。”凉静声音本来就小,现在因为喉咙不舒服,说话有气无力的,说话就跟蚊子哼似的,顾余笙只能凑近一些才能听见,这距离倒是让凉静有些尴尬,转而注意到了顾余笙的脸……好像这伤之前自己醒来时就有,但当时自己太难受了又说不出话来,完全没有在意,“你被打了?”

    顾余笙被问得愣住,有些诧异的看了凉静一眼,“你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吗?”

    “什么?”凉静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什么事情,自己吞药的事情?但听顾余笙这话里的意思,他的脸该不会是自己打的吧?

    转而凉静想想又觉得不大可能,虽然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但自己上一次醒的时候天就是黑的,现在天还是黑的,自己吃的可是一大把助眠药,可不认为自己是一晚上醒了好几次,隔了这么久还有这么明显的红肿,那肯定是要很大力气的,自己吃完助眠药,当时躺在床上连给猫顺毛的力气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打这么重。

    可凉静仔细想想,总觉得有些镜头就像是在梦中见过一般,模模糊糊的记忆,让自己怀疑真实性,“我……打的?”

    顾余笙顿时又紧张了抬手摸了摸凉静的额头,“没事,记不得没关系,我们慢慢回忆一下,看看你还记得多少,哪些忘记了?”

    凉静要不是没力气,真想做个扶额的动作,他是以为自己选择性失忆了嘛,自己是吃了大量助眠药,又不是撞到了脑袋,现实中哪能随随便便就失忆啊,“我没失忆,只是……有些记忆分不太清楚是现实还是梦境。”

    顾余笙松了口气,转而又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复杂,老实说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竟然希望她能够忘记一些事情的,听到凉静说的话,顾余笙想到当时忽然扇自己耳光,以及骂楚君卿和自己王八蛋的凉静,的确是和平日里的她不一样,难道是因为助眠药导致了神经错乱?

    关于这些顾余笙暂时不想告诉她,算着时间凉静可以进食了,拿了旁边的粥准备出去热一下,转而又不大放心,“我去帮你热一下粥,就一两分钟,马上回来,你别乱动,我马上就回来的。”

    凉静只觉得顾余笙这嘱咐的莫名其妙,他马上回来就回来呗,跟自己反复强调什么,还别乱动,自己现在也要有力气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