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此生不悔遇到你 > 澈影

澈影

    他们这些人,即便再怎么的心生反对,在他如此的安排与坚持之下,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改变他的安排,也没有任何的能力可以改变这现实。

    到最后,还是一步一步的按照他的安排走下去。

    “澈影,上前!”

    墨修帝君说出这个名字之后,人群的正前方走上前一个男子,只见这男子着一身蓝色的衣裳,男子的身姿挺拔,样貌冷峻,浓黑的长眉下是一双深邃沉静的眼瞳。

    “帝君大人!”

    男子抱拳行礼道。

    澈影也想不清楚事到如今,帝君大人为何会提到他的名字,事实上,他算得上是最开始追随墨修帝君的人了,他来自于人界,地位并非怎么的高贵,法力也只能算得上是中上之流,唯一比别人强的一点大概也只能是他的心智比起大部分人来说成熟一些。

    在对敌当中略显得冷静一些,可是,在这方面比他强的人也不是没有,甚至可以说是只多不少,如此算下来,他真的可以说是在各方各面都显得平平无奇了。

    当初,他一腔热血,在三界皆是动荡不堪的时候,他自知自己身上并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但是,即使这样,即使他再怎么差劲,他也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份子,他想要,迫切的想要可以有一个机会来为这个世界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或许,他的这份力量在偌大的世界上显得是那般的微不足道,是那般的不为人所注目,他也想要去做。

    所以,当听说那个强大的墨修帝君在招揽部下的时候,虽然心知自己被选取上的机会微乎其微,虽然周围的所有人都在嘲笑自己的行为是那般的可笑之极的时候,他还是去了。

    有些事情,即便所有的人,包括你自己都以为绝对不会成功,你也应该去试一试,因为如若你压根连尝试都不尝试的话,你成功的可能性等同于零,但若是你去尝试了,那么或许你还有可能取得成功。

    凡是面前,还是应当拼尽全力才是。

    他这样子去做了,结果,他成功了。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次,他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踏入了墨修帝君所在的选拔的场所,看着前面数不清的人一个又一个的被刷了下来,即使有一些连他看了也都觉得英武不凡,绝对应该被录取上的人,也还是被帝君大人毫不犹豫地刷了下去。

    一时之间,整个选拔场所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嘘叹声音,每一个人都在讨论,帝君大人想要的究竟是怎样的部下,要求未免也着实高了一些。

    那个时候,他那一刻本来就不安的心,愈发的不知所措了起来。

    等轮到他的时候,他几乎已经要放弃了,垂着头,连抬起头看一眼那般高高在上的人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你垂着一颗头究竟是来干什么的了,莫不成是我逼你进来的不成?”

    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却在那一刻响了起来,那时,他便在心底里猜测着,能够拥有这样好听的声音的人,究竟该是何等的超凡之姿。

    他在心底里幻想出了无数种的可能,可是,在见到的那一刹那,还是被惊呆了,原来这世间有一种绝色,是任何的语言都无法形容的出的,在那人的面前,恍若使用任何的言语对他进行描述,都是对他的一种亵渎。

    半晌,他直面着那张面孔,忘记了身出何地,忘记了时间的流动,也忘记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

    墨修帝君饶有兴致的屈起手指轻轻的敲击了一下座椅的扶手,他见过太多的人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便展露出面前这人一样的姿态,但是却是鲜少有人能够和他一样,在他的威压之下,还能够忘我地沉醉这么长时间。

    一时之间,本来因着长时间和一群无聊之人消磨得快要没有的耐心,又被这人勾起了不少,他想,这家伙定是一个有趣的人。

    轻轻的敲击声,唤回了澈影的心虚,他又一次的垂下了头,不免懊恼了几分,他这是怎么了,居然看人能够看的如此入迷了,这下子,恐怕会直接将墨修帝君给惹恼了吧?

    谁曾想,对方却又道:“怎么,又把头给垂下去了,你这是有多么的不想参加选拔啊?若是如此,你又为何要报名啊?”

    “不是的,我不是不想参选,我只是,只是—”

    听得帝君大人如此说,澈影一时着急的抬起头来便想要解释清楚,他哪里是不想参加选拔,他分明就是很想,很想被选上,只是,只是他担心自己自不量力罢了!

    但是,这样的话他又怎么好意思当着帝君大人的面说出来呢?

    可是,即使他避而不谈,墨修帝君还是轻易便可以猜测得出他的心思。

    “因为你不够自信是吗?你以为你自己比不上其他人,所以你才会这样。”

    墨修帝君凭空变出一只玉白的酒杯来,说完这话,慢悠悠的晃悠了一下杯子,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然后便不再说什么了。

    帝君大人不再言语,选拔场所的其他人自是也不敢再说些什么,半晌,一片寂静。

    而澈影的心也随着这寂静,逐渐的沉沦,再沉沦,到最后,归于死寂。

    他紧了紧拳头,开口:“所以,帝君大人,您会选择我吗?我没有高贵的地位,也没有高强的法力,就连权谋机变也比不上旁人,您说如我这般平平无奇的人,又凭什么自以为可以入得了您的眼呢?”

    “呵~”

    墨修帝君听完他的话后,低声轻笑:“自以为是!”

    “您说什么?”

    澈影怒目,就算他再怎么的差劲,也无法容忍他人如此羞辱他,再者,他说的明明就是事实,不是吗?

    帝君大人他凭什么如此说他?

    “你看,这就是你自以为是的表现,你们这些人永远都是这个样子,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揣测旁人,到了最后,便把自己心底里的揣测当作了真理,而忘记了真相或许并非是他所想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