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一世兵王 > 1516章 邪不压正

1516章 邪不压正

    华山医院,外科住院楼,那间特殊的病房里。

    王铭已经做完了手术,右手被截肢,右肩在经过处理之后,进行固定,整个人如同木乃伊一般躺在床上,几乎无法挪动身子。

    作为一名武者,王铭不喜欢玩电子产品,但因在床上无法动弹,只能玩手机消磨时间。

    “这……这怎么可能?”

    当王铭看到西江会所案的处理结果之后,整个人呆住了,脸上充斥着不敢相信。

    出身于武学世家王家的他,从小除了练武就是练武,几乎没有出世,哪怕前段时间给杨砾当保镖,丰富了经历,但对世俗世界的了解极其有限,更不要说对华夏当局的了解了。

    在他的主观意识里,杨家是华夏最具权势的家族,否则王家不会选择依附杨家,他也不会为杨砾鞍前马后。

    而如今,当他被打伤,且他的父亲被游龙击杀之后,杨砾和杨家非但没有对游龙实施报复,反而杨砾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这简直颠覆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砰——”

    稍后,不等王铭从震惊中回过神,病房门突然被人撞开,声音极大。

    王铭瞬间被惊醒,扭头一看,赫然发现来人是自己父亲的大弟子,也是王家在东海武馆的核心成员之一。

    “小铭,刚才华武组织的人去武馆,说咱们王家严重违反华武组织的规定,试图杀害华武组织的副主任,武馆被查封了!”

    王长青的大弟子进门之后,脚步尚未停下,便一脸焦急地说道:“你打电话向族长汇报一下这件事情吧,看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

    王铭一脸木然。

    如果说,他刚才还怀疑网上关于西江会所案报道的真实性,那么此时此刻,不再有丝毫的怀疑!

    因为,在他看来,如果杨砾没有出事,如果杨家不是无力回天的话,王家在东海的武馆不会被查封!

    “嘎吱——”

    仿佛为了印证王铭的判断似的,不等他开口回应王长青的大弟子,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两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人推门而入,他们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证件,说道:“王铭,我们是华武组织执法部的工作人员,按照上级指示,就西江会所案件对你进行审查。因你受伤,无法自行走动,故而审讯地点就在这里,请你配合。”

    “另外,闲杂人等,请离开!”

    说到最后,领头的中年男人又将目光投向了王长青的大弟子。

    “呃……”

    王长青的大弟子闻言,并未立刻离去,而是一脸惊骇地看着王铭,那感觉仿佛在问:怎么回事?

    没有回答,王铭一脸懵~逼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家为了避免赴景家的后尘,被华武组织针对,特地依附杨家,到头来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杨家不是华夏最有权势的家族么?

    那个游龙到底是何方神圣?

    难道他能够动用的能量比杨家还牛~逼?

    王铭心中冒出一个又一个疑惑,但没有人给他解惑,等待他的将是审讯和严肃处理!

    ……

    与此同时。

    参与西江会所案件的徐海龙,按照长辈的指示,来到了南京西路的一座花园洋房门口。

    这里总共有34栋花园洋房,全部建造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每一栋里面都曾住过东海的知名人物。

    而在华夏成立之后,这里成为了东海权贵钟爱的地方之一,许多大人物都挤破头想住进这里。

    徐海龙的爷爷徐宏斌是其中之一,而徐家也是华夏成立至今,整个东海最具权势的家族之一。

    甚至,在徐宏斌的爷爷退下之前,前面之一两个字都可以去掉!

    花园洋房门口,一名佩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早已等候多时,他看到徐海龙抵达,面色复杂道:“海龙,快进去吧,你爷爷和你爸、你叔他们都在等你。”

    “好的,李叔。”

    徐海龙点点头,立即进入花园,快步朝着洋房走去。

    与王铭不同,出身于名门的徐海龙,从小被环境熏陶,对华夏的局势极其清楚,而且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敏锐性。

    当西江会所的处理结果公布之后,他便慌得一匹。

    虽然发布的处理结果中没有提到他半个字,但他知道,就算他不会接受法律的制裁,也极有可能承受杨家的怒火。

    因为,是他组织的饭局,将杨砾带到了西江会所,并且在羞辱王阿猛的过程中充当了帮凶的角色。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如今的他说难听点就是溺水之人,而他的爷爷和徐家,是他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正如徐宏斌的生活秘书所说的一样,当徐海龙来到洋房的大厅时,他的爷爷徐宏斌、父亲徐文海和三位叔叔全部在场。

    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望向徐海龙的目光均是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爷爷,爸,二叔、三叔、小叔。”

    徐海龙见状,第一时间行礼问好,然后不等徐宏斌等人回应,便迫不及待地问道:“爷爷,杨家为什么不保杨砾啊?他不是被当成杨家未来接班人来培养的吗?”

    “跪下!”

    回应徐海龙的是一声怒喝,声音来自他的父亲徐文海。

    徐文海一脸恼火地瞪着徐海龙,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都到这个节骨眼了,这个孽子竟然还有心思去关心别人的事情?

    愕然听到父亲徐文海的怒喝,徐海龙吓了一跳,然后看到所有人都一脸阴沉,当下意识到了什么,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主动认错道:“对……对不起,爷爷,爸、二叔、三叔、小叔,我……我给家里闯祸了!”

    “唉,海龙,杨家不是不保杨砾,而是保不住。”

    “上面发布的处理结果虽然没有牵扯你,但并不代表就不会找你的麻烦。”

    “不光如此,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咱们徐家。不光是我们徐家在某些人心中的印象会变得糟糕,杨家也极有可能会迁怒我们徐家!”

    随着徐海龙的话音落下,他的二叔、三叔和小叔统统开口了,言语之中尽是指责。

    耳畔响起三位叔叔的话,徐海龙的心中顿时涌现出了不妙的感觉,当下将目光投向自己的父亲。

    哗!

    在徐海龙的注视中,徐文海猛地起身,走到徐海龙身旁,与徐海龙跪在一起,语气低沉道:“爸,海龙的事情,我也有责任,是我平时管教不严,没有教好他,我愿意与他一同受罚。”

    “文海,不管你这样做是出于真心,还是演苦肉计,海龙必须处理。只有这样,才能堵住一些人的嘴,免得徐家被这次的事情波及,再者也是给杨家一个交代。”

    徐宏斌开口了,他的声音不大,底气也不是很足,但给人一种毋庸置疑的感觉,“毕竟,杨家那个小家伙这次要遭受牢狱之灾,而杨家也丢尽了脸面,威严扫地,影响极大!”

    “爸,我真心愿意接受惩罚。”徐文海立即表态。

    “既然你这么说,那你亲自打断海龙的腿,并且借助他人之嘴,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徐宏斌做出指示。

    “好。”

    徐文海眼角肌肉一阵狂跳,但还是很干脆地领命。

    而有着东海乃至长三角混世魔王之名的徐海龙,则直接吓得瘫软在了地上。

    虽然他想过,自己多半也会自吞恶果,但他没有想到,爷爷和家族非但不保他,反而要打断他的一条腿,来避免徐家被这件事情波及!

    “孽子,希望你这次能够引以为戒!”

    徐文海站起身,冷冷地对徐海龙说道。

    没有回答,徐海龙瘫在地上,一脸恍惚。

    不久前,当他回国得知杨砾成为杨家阵营新一代领军人物的时候,他欣喜若狂,认为天降奇遇——他可以凭借与杨砾的交情,借助杨砾乃至杨家的威势,大展拳脚,做出一番事业,让家中长辈刮目相看!

    他甚至想借此机会,争夺徐家未来扛旗者的位置!

    然而——

    他的计划才刚刚实施,被他当成大腿的杨砾即将入狱,而他要断腿给杨家一个交代,堵住某些人的嘴!

    这一切,如梦似幻,是那样的不真实,以至于让他一时间无法相信和接受!

    恍惚中,他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爷爷,看着那位曾经也一度风光无限的老人,心中充斥着疑惑:就算那个游龙是华武组织的副主任,他也没有和杨家掰腕子的资本啊?他凭什么踩杨家?

    凭什么?

    邪不压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