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穿越到上古当码农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阵溃

第一百一十一章 阵溃

    荒野上的夜色本该是静谧的,但今晚的月色却不那么美妙。

    冲天而起的阵法切碎了夜空,然后阵意转为剑意,一片夜空就像是一匹猎猎展开的布匹一般,在这种锋锐之下颇有些要被四分五裂的迹象。

    充斥在都天七煞诛杀阵之中的每一缕灵力都化作了一道剑意,看似纷乱实则有序地来回往复,撞击在通山戟上,也撞击在通山戟护不周全的厉海的身上。

    撞击在厉海身上的细小剑意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响声,像是大烈皇朝宫廷之中伶人乐师奏响的编钟。

    剑意盈野,不知有几千把还是上万把。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这是方然和那群饿死鬼超生的凶兽鏖战一个时辰之后悟出来的道理。

    荒鸾振翼荒龙刺日强不强?一剑可以武极斩道初的剑招怎么可能不强。

    千劫轮回强不强?连上古一尊血魔都能拿来当压箱底技巧的叠劲之法若说不强,那世上就真没有多少能说强悍的技巧了。

    这种霸绝一剑是方然最大的仰仗,凭此他几乎是摧枯拉朽平了天雷门,给荒辰商会打出了一片无人敢惹的基业。但对于方然这种不战无名的人来说,这又成了他最大的制衡。

    霸绝一剑之后气力两竭难以为继,若是一剑没能斩了对方就会陷入非常危险的绝境。

    所幸方然在这里和那群吞地鼠鏖战一场,对于战法又有了不同的领悟。

    武极又如何?一群饥肠辘辘不顾死活也只能发出武师境界强度攻击的吞地鼠几乎要了方然的命。

    那么道初又如何?漫天的剑意脱胎自都天七煞诛杀阵,用的是天地灵力,承的是溯河古卷开篇的那一剑之意,哪怕每一剑都只有武极初境的攻杀强度,但厉海在铺天盖地的剑中也只能勉力招架。

    山川所化一杆通山戟固然雄奇,但终究没法像一个龟壳一样将厉海彻底给包裹起来,剑意之中厉海一身衣衫被切成一绺一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在荒野之中流离失所的叫花子一样狼狈不堪。

    自小就倍受宠爱倍受尊崇的堪契门大师兄何时曾收到过这样的折辱?更何况如曜日星辰一般的烈公主就在云上看着,他这样衣不蔽体成何体统?

    爆喝一声,上身衣衫尽数炸开,山川道韵流转,在厉海周身化作一片玄光,玄光将落下的万千剑意牢牢阻挡在外。

    “玄武牢。能逼我动用道韵织就此甲,你足以自傲!”

    漫天剑雨之中厉海踏步前行,如入无人之境,剑落在通山戟上,也丝毫不能阻挡其上萦绕着的崩碎的山石。

    云上的顾四方幽幽叹出一口气。

    “只是一个武极,让厉师兄接连拿出来通山戟和玄武牢……前些日子厉师兄斩杀门内一名四步的叛徒的时候,也不过拿出来一杆通山戟而已……”

    李固安哼了一声:“既然厉师兄已经开始认真了,那名武极也活不过转瞬。不过人外有人也确实不假,没想到这片荒野上也能撞见能做到这一步的武极。”

    方然冷冷向着云端瞟了一眼,吐出四个字:“孤陋寡闻。”

    几十丈距离在道初面前根本算不得距离,没有剑意及体干扰,厉海一步跨过交织着的阵纹,如同穿云破海而来的天舟一般来到方然面前。

    他手中通山戟缓缓落下,带着滔天的怒意,甚至就如同是苍天坠落。

    通山戟直指方然眉心,在那强绝无比的压力之下,方然眉心裂开,一缕鲜血顺着额头滴落,划过眼角如同一滴血泪!

    这一击落下之时,方然脑海之中甚至只来得及反应过来厉海跨阵而至,就连应对的手段都来不及思考,通山戟已然加身。

    夜风凝重而沉滞,层云破碎,而随着通山戟现世而下沉三尺的地面再沉三尺,三尺深浅上百丈方圆的压力全部透过通山戟压在方然身上,他的筋骨噼里啪啦作响,像是过年放的一挂爆竹。

    “观山!”

    凶焰起自厉海双眼,落在方然眼中,压下的不只是千万斤的土石重量,更是厉海修道至今观过的所有山川。

    第一次观山时厉海企图用无尽山势撕碎都天七煞诛杀阵,而这一次他却是将如此多的的山川凝于通山戟尖,要将方然彻底撕碎。

    灵暴不堪重负破碎,阵纹不堪重负破碎,就连一片山川本身都因为承载不住这一股道韵的压力而显露出来密密麻麻的裂痕,如同山崩!

    “观,山。”

    天地寂然!

    只因说出这两个字的不是别人,正是鲜血涂面几乎死局已定的方然。

    他嘴角咧开扯出个再凄厉不过的笑容,厉海这才发现即便是通山戟已经将要触到方然眉心,大阵之中这一片如雨的剑意依然丝毫不见休止。

    到如此境地方然竟然还有余力?!

    方然青鸾笛艰难抬起,每抬起一寸,天地间这片山川就仿佛被抬起了一寸,大阵之中这片剑意就更聚拢一寸。

    青鸾笛一共抬起三寸高,便已经再也无法继续抬起这片山川,但数十道剑意已经在方然眉心凝成了一柄小剑,剑尖直指通山戟,看似薄如蝉翼却偏偏令通山戟再难寸进。

    厉海怒喝一声:“破!”

    那薄如蝉翼的剑锋应声碎裂开来,但方然也借着这一股冲击力向后飘飞,如同一片落叶一般退后十几丈落地站定。

    他已然脱离了通山戟气机的锁定。

    “观山?”厉海沉声问。

    若非山势,又如何能抵抗的住通山戟带起的这一片山川?可方然怎么可能掌握得了他的山势?就凭刚才短短一段时间的交锋?怎么可能?!

    方然点点头:“我说过,你的山,我接下了。”

    天机轮盘前,一式剑招缓缓成形。

    青鸾笛一震,方然转守为攻,剑意首尾相连锋锐相抵,凝成一柄巨大的剑,当头向着厉海斩下,如同山坠!

    “你敢!”

    厉海此刻已然动了真怒,虽然不知方然是如何做到,但是眼前这一剑虽然依然生涩并且半点道韵没有,可是其中气势和意蕴明显和自己的通山戟如出一辙。

    对于修道者而言这是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用自己的招式针对自己,厉海觉得脸上火辣辣热,这不是打脸什么是打脸?

    在他震怒之时方然这一剑已然落下,厉海随手挥出通山戟便将这一剑轰得粉碎。

    然而大阵不散剑意不散,粉碎的剑意瞬间重组,一柄大剑如刚才一般无二致再次斩下。

    一瞬间剑落数十记,厉海铁青着脸便崩碎了这剑招数十次。越到后来,他的脸色越是难看,这剑招虽然每次看起来几乎完全一样,但是于细微处皆有微妙变化,每一剑和每一剑却又不完全一样。

    “你拿我当磨刀石?!”

    方然答的理所当然:“没办法,我总不能和老暗过招,他下手没轻没重。”

    烈简湖一笑,月色都要回避三十里,她淡淡道:“厉海心乱了。”

    心乱便是道乱,道乱则力不济,力不济则无从谈起如何获胜。若非厉海修为远高过方然,此刻已经是要落得败亡的下场。

    “出手吧,再这样下去,哪怕厉海杀得了那小子,他自己的道心也会受损。大师兄?恐怕他这辈子也就只能当个大师兄了。”

    陈同点点头,将放在袖子里的那一方八方司南取出,对准都天七煞诛杀阵。八方司南没了其中的定方针,只余下八方八位定道纹闪烁不定,然后这些闪烁着的符文缓缓固定下来,显示出一副玄而又玄的纹样。

    “八方司南乃是本门镇派之物,区区武极布阵,怎瞒得过我眼!”

    他手指点在八方司南之上符文最明亮之处,随着一指落下,都天七煞诛杀阵的一角瞬间破开一个裂痕,本来被大阵拘束在其间的剑意和山川道韵顺着这一处缺口汹涌喷发。顾四方面色一变:“好强的剑意!”

    方然心中一沉。他能将厉海逼到这一步,脚下一座大阵居功至伟。然而阵外破阵远比阵内破阵简单,更何况云上那人手中一方罗盘更是透出法宝气象,随手施为便找到了阵法的薄弱点,甚至还能隔空撕开大阵。

    两人打斗的气息本来被阵法所限,激荡如同惊涛,此刻滚滚传开,一片荒野都被这种滔天战意所慑服,那些一直未曾退去而是隔开老远观望的吞地鼠飞快在地上打出一个又一个大洞,忙不迭钻了进去,生怕被这两道战意所杀。

    阵法有缺,由阵法所演化而来的剑意也同样产生了动摇,挨着阵法破碎的那一角的剑意纷纷破碎,漫天剑雨就这样裂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而且还有越演越烈之势。

    厉海狞笑道:“死吧!”

    通山戟突刺,方然飞退,手中青鸾笛在地面上随意划过三记,每划一记他的嘴型都随之一变,三记划完,厉海认出方然说所的是“您先请”。

    八方司南上定道纹骤然闪亮,乱糟糟毫无章法像是一挂爆竹被顽劣的孩童直接丢了十几个火折子。

    陈同心底悚然:“阵法要崩溃!”

    都天七煞诛杀阵是由方然留下的五百一十二道剑痕所构成,布阵精妙绝伦,堪称阵师典范,他飞退之时划下的三道多余的剑痕便是彻底将先前五百一十二道剑痕的阵意搅的稀碎。

    寻常阵师布下一座阵法都得呕心沥血,一笔一划都小心翼翼生怕出点岔子就会令得阵法溃散,而方然此刻这三剑便正是反其道而行,把一座本来还稳稳当当的大阵变得岌岌可危。再加上八方司南破开阵法一角,阵意本就濒临失控,此刻这座阵法便如同一座巨大的火药库将要炸裂开来。

    溃阵历来是最为凶险的事情,寻寻常常的一座护宅之阵溃散都有可能将家宅夷为平地,更何况是都天七煞诛杀阵这种以杀伐为本的凶阵?阵中阵意更是被方然尽数转化做了漫天剑意,可以想见这种程度下的剑意迸射加上荒野上纷乱灵暴会有多强的杀伤力,哪怕是四步道初也绝对不可能好过。

    顾四方颤声道:“这个疯子!阵法溃散,阵中人首当其冲,他不想活了?!”

    而身处阵中的厉海则更加难受,哪怕有玄武牢护身,可是渊默上灵力炸裂开的威力他也有所耳闻,他完全不指望在大阵爆心之中玄武牢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安全感。

    此刻心中震怒归震怒,然而他已经顾不上追杀近在咫尺的方然,而是将灵力运于双腿向后飞退。

    通山戟在周身舞成一片朦胧虚影,即便如此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也如跗骨之蛆难以祛除。

    然后方然冷笑着在地上划出了第四道剑痕。

    五百一十六道剑痕浑然一体,整个大阵轰然炸裂。

    陈同苦涩道:“莫非……从一开始,他就打算要崩碎了这大阵?”

    下沉六尺的地面再下沉,三尺又三尺,三尺再三尺,都快有十尺才终于停歇。而不若厉海道韵所成的那样,方圆百丈变成了如同被陨石砸落而成的深坑一般,坑壁光滑如镜,却不是被热力灼烧,而是纯粹由无尽剑意碎片切削而成。

    云层被贯通了一个巨大的豁口,辉蓝月光毫无阻滞地洒向地面,伴着在荒野上回荡了不知多远再传回来的轰鸣声,就像是一座火山喷发,喷涌出一朵碧蓝的火焰。

    厉海周身伤痕累累,斑斑血迹渗出,如同地狱走出来的野鬼,就连烈简湖所在的那一朵云都已经被这股冲击力所震碎,她一只手臂挡在身前,一方虎符形成了一个护盾将她挡在其后。

    而堪契门剩余三人就没那么好运气。虽然隔开大阵一段距离,冲击力小了许多,但猝不及防之下三人尽是狼狈不堪,主持八方司南来不及防备的陈同更是一只手臂的衣袖尽碎,手臂上十几道细密的裂痕触目惊心。

    下一刻陈同面色一变,惊呼一声“敛息”,声音尖锐像是被什么东西撕破了一般。

    天边一道带着震怒的强绝意志无声落下,战意最高昂的厉海来不及反应直接被这道意志压垮在地,吐出一口逆血,血中带着不知是什么的碎渣。

    烈简湖的虎符上裂开一个细细的口子,她面色一变将虎符一收,气息内敛便如同普普通通的一个女子一般。

    她露出一丝神往:“这就是地龙意志?”

    顾四方好不容易才理顺气息,恭声答道:“不错。看来的确已经距离地龙近了,在它意志所及之处展露出道初以上的道韵,必是被当成了挑衅,才会有这种怒意落下……”

    烈简湖欣然:“既然近了,那甚好。”

    而伤痕累累的厉海艰难直起身子,从深坑中跃出。他抬头冲着方然的方向怒喊:“我必杀你!”

    声音滚滚传出,可悬崖边哪里还有方然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