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都市最强仙尊 > 第467章 毒狼

第467章 毒狼

    金浮宫娱乐、城,巴德里最大的迪吧,中央舞池可同时容纳五千人跳舞,这里汇聚了整个巴德里最有钱的家族子弟,还有最顶尖的美女。

    作为警察总署署长的女儿,艾西瓦娅其实并不经常来这里,小蜜桃是这里的常客,可是她和纱萨一样,都不太喜欢这种乌漆嘛黑的地方。

    今晚有个算不上闺蜜的朋友过生日选择了这里,请艾西瓦娅过来玩,本来艾西瓦娅想带赵元一过来凑凑热闹,后来赵元一要去机场接朋友,她自己也没有了兴趣,都快回到家了,朋友的电话又催过来了,抹不开面子,她只好又过来了,更何况小蜜桃也在这里!

    都是一群家里有点势力的富家子弟,每天过的就是醉生梦死的生活,艾西瓦娅以前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玩的很开心,可是今晚,她其实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内心却感觉到非常的腻歪。

    今天是好友塔塔的二十岁生日,几个人提议要弄点东西来助助兴,很快就有人从外面拿进来一堆花花绿绿的瓶子,每一个瓶子上都有三四个伸出来的长长的吸管,瓶子里装满了液体。

    不过这东西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嘴巴吸的气体,吸过之后就可以让人的大脑出现幻觉,身体也有种腾云驾雾的快感。

    这是毒品!艾西瓦娅当然不会去碰,小蜜桃以前尝过,感觉开始的时候还能接受,一旦兴奋劲过去了,那种空虚乏力的感觉真的很让她不舒服,所以她也就不碰这东西了。

    只是今晚塔塔的男朋友乌尔喝多了,非逼着艾西瓦娅喝小蜜桃也跟大家一起玩这东西,搞得艾西瓦娅要不是看在他是巴德里市议员得儿子,几乎要甩他一个耳光拉着小蜜桃一起离开了。

    “艾西瓦娅,大家一起出来玩的,乌尔是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没必要弄得这么僵吧?”塔塔坐在艾西瓦娅的身旁,低声对她说:“其实这也是为大家好,你爸爸是警察署长,你现在碰也不碰这东西,乌尔是怕你回头就告诉你爸爸!你知道你爸爸现在和乌尔的爸爸有点不对付,最后一个参议员的位置始终没让你爸爸顶上,一旦借这个事情大做文章,那大家朋友一场,我也会很难做的……”

    艾西瓦娅扭过头,看着塔塔说:“不相信我,就不要让我过来!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现在离开,你们随便玩,我反正看不见,就算看见了,也根本没有心情去搭理,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瓦娅!”塔塔一把抱住了艾西瓦娅的肩膀,拖着她坐下来,赶紧赔礼道歉说:“你不要生气嘛,我们哪有不相信你啊,否则也不会叫你过来了!我知道,今天苏迪庄园的事情让你不开心,我和纱萨是同一天生日,她的生日宴会搞成那个样子,我们也有些难过,可是她是你的朋友,我也是啊,你吃过了纱萨的生日蛋糕,难道不吃我的?”

    艾西瓦娅一脸无奈的看着她说:“如果你们不逼着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待到多晚我都会陪着你!”

    “塔塔!”一旁的小蜜桃站起来弯下腰,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乌尔不会是你的真命天子,他迟早会惹下大麻烦,你趁早离开他,还不会受牵连!他就是个花花公子,你看看他在做什么?”

    塔塔扭过头,看了一眼正抱着一位美女调情的男朋友,脸上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苦笑着对小蜜桃说:“男人都是这样,只要他能好好对我,有些事情,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事人都这样说了,小蜜桃也不好再说什么,看了一艾西瓦娅,一起轻轻摇摇头。

    “啪!”有人杂碎了一个瓶子,抬头对乌尔说:“这里面掺了太多水了,以前吸一口就可以飞了,现在吸五六口才有一点点意思,时间还很短!”

    旁边一名同伴也点头附和:“就是!价格还贵了五百块!”

    “好啊小老鼠,竟然连我也敢骗!莫甘迪,你去把他给我叫过来!”乌尔一脸的愤怒,嘴里骂了一声。

    塔塔赶紧跑到了他的身边,抱住了他的胳膊轻声说:“乌尔,不要去招惹那帮人了吧?他们可不是好惹的!”

    乌尔眯着眼冷笑一声:“那我就是好惹的了?连我这个参议员的儿子都敢坑,以后我是不是不用在巴德里混了?”

    很快一个只有十五六岁大小的男孩子就被带进了包厢,或者他的年纪其实更大一点,只是皮肤黝黑,瘦骨嶙峋,个头还不到一米六五,长得也是尖耳猴腮,怪不得叫小老鼠!

    “各位少……”小老鼠一看气氛不对,马上堆着笑脸跟大家打招呼,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一巴掌扇在了脸上,嘴里骂着:“混蛋小老鼠,你还真的是吃了熊的胆子是吧?竟然敢卖假货给我们!”

    挨了一巴掌,小老鼠的脸上却没什么生气的神色,依然陪着笑脸说:“我哪有那个胆子啊!谁不知道我小老鼠做生意讲究的就是诚信,童叟无欺!你们知道,我跟的可是毒狼大哥,说我卖假货,那不是说毒狼大哥卖假货嘛?”

    “哗!”一个啤酒瓶子就在小老鼠的头上开了花,乌尔冷冷看着他说:“用毒狼来吓唬我?你以为我会怕一个毒贩子?就算是你们的老大切瓦西来了,也得乖乖坐在这跟我喝杯酒!知道我是谁吗?波来参议员你听说过吗?那是我爸!”

    这一酒瓶子把小老鼠砸的身体一个趔趄,差点坐倒在地。看着乌尔的眼神也没有了刚才的刻意巴结,只是凶狠的盯着他说:“有种这话当着毒狼哥的面说!今晚他就在金浮宫!”

    乌尔的脸上有一丝慌乱,看到旁边朋友都看着他,冷哼一声说:“就算是当着他的面又如何?一个毒贩子,能吓得住我乌尔?”

    “好!你等着!”鲜血顺着小老鼠的头流了下来,他也不擦,只是对着站在门口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那服务生马上退了出去。

    一人走过来一脚将小老鼠踹倒在地,然后踩在他的头上往他脸上啐了一口,狞笑着骂道:“你一个帮着别人卖毒品的穷鬼,还敢在我们面前撂狠话?谁给你的勇气?像你这样的贱民,我抬抬手,就可以像碾死蚂蚁一样的碾死你!连我们你都敢骗,卖假货给我们,是不是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你知道我们都是什么身份吗?你这样的穷鬼有几条贱命敢坑我们?”

    “谁说我毒狼的货是假的?”包厢门被推开,一群人走进来,为首一个身上穿着花格衫,头上带着白色礼帽,脖子上挂着一条大金链子,走进来后冷冷看着众人说:“就是你们,打伤了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