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流浪纪元 > 第五十二章!“轻轻松松”

第五十二章!“轻轻松松”

    张天志和陆裕冲进了大楼里,迎面碰上了就要从走廊里走出来的肉锤人。

    两人连忙刹住了脚,朝两边拉开。

    肉锤人一不做二不休,抡起分别向两人头顶砸去。

    陆裕率先出手,扔出两把粒子飞刀紧跟而上,张天志翻滚闪过,扔出长枪也冲了上去。

    飞刀正中肉锤人的胸膛,但对皮糙肉厚的他来说,这并没有多大的伤害,陆裕上前拔出飞刀侧身一躲,张天志的长枪不偏不倚的又插进了他的胸膛正中间。

    靠着体重和防御的优势,长枪也只才刺进了一个枪头,并没有完全穿透。

    张天志紧接着上前拔出长枪,跨步上前再次刺了肉锤人一枪。

    肉锤人迅速收回锤头,巨大的力量更是让两边的墙都被擦破了。

    手臂缩回到了正常的长度,直接从两边向中间砸来。

    陆裕和张天志同时向后一跳,惊险的躲过了这一击。

    两个锤头撞在了一起,产生的震波甚至都在嗡嗡作响。

    眼看自己在速度上不占优势,肉锤人抡起大锤不停地向自己身前的地面胡乱的抡砸,一边砸一边向前移动,使得整栋大楼都在震动。

    “退!”

    陆裕和张天志同时向后退去,待肉锤人出了走廊的那一刻,两人直接拉开身位,一左一右分别向肉锤人杀去。

    肉锤人也停了下来,再度抡起锤头向二人砸去,不过显然这些都是徒劳,一个人他说不定还能对付了,但两人他是真的不行。

    张天志一个转身躲开锤头,反身一枪刺穿他的手臂插在了墙壁上,陆裕的速度就更快了,在锤头还没有落地的瞬间,他重新组出两把长刀,一刀砍断他的胳膊,而另一刀则直接砍掉了他的脑袋。

    随着“轰”的一声,肉锤人庞大的身躯倒下了,张天志也急眼了。

    “喂!你怎么不留活口啊!”张天志叫道。

    “你可拉倒吧!”陆裕指着肉锤人说道,“你看他这样子是像能投降的人吗!早点结束战斗早点上去找人!”

    “你怎么就能知道他的同伙儿不能被那个人杀了!”张天志说道。

    “所以说吗,他们应该都是一群已经做好思想准备的人了,你浪费这个时间干嘛!”陆裕说道。

    话刚说完,两人就看见了牧良泽从楼上走了下来,他的手里还抓着他的那件黑色披风衣,脚上还穿着他的人字拖,除此之外,他再没有带任何的东西下来。

    “你……”张天志瞪大了双眼迟疑着问道,“你该不会一个人也没留?”

    见牧良泽安然无恙的从楼上走了下来,而且他身上全身都沾满了鲜血,张天志一想也就一种可能——全被他灭了。

    “那个……你没受伤吧?”陆裕尴尬的问道。

    牧良泽缓缓走下楼梯,冷不伶仃的瞥了他们俩一眼。

    “都是他们的血!”

    在两人惊讶的注视下,牧良泽缓慢的离开了大楼,瞬间消失在了这茫茫的工业群之中。

    没过多久,异安局的特工们来到了现场,至于记者,没有来的,因为消息就没有透露出去。

    尸体遍布在大楼的各处,初步分析,马成、绿爪人和肉锤人就是当时劫车案的实施者,具体身份信息还有待进一步查验。

    大楼里除了尸体也再也找不到什么有价值信息的物件了,但在外面的车间里,特工们找到令人无比吃惊的制药设备。

    更准确的说,在车间的下面是一整套制药流程,不出意外,要制出的药就是XR7。

    谁都没有想到,淳嘉宏这一手操作,不但剿灭了马成这群有几十个异种人的团体,更是发现了XR7的制作资料。

    淳嘉宏身受重伤,樊亮将他送回去之后就立刻进行了急救手术,医生拼尽了全力才把他救了回来。

    最后住进了异安局分部里的专用病院,武装机也送回了总部进行维修、补充,还好武装机的构造非常的坚固,估计明天就能送回来。

    至于牧良泽,他回到了餐馆后差点就把唐琪吓死。

    这次是流浪者自S市出现以来最疯狂的一次,也是牧良泽第一次决定不要洗衣服,直接全部烧掉。

    可以看到,牧良泽那双洁白的袜子变成了红袜子,本来就不怎么完整的衬衫,不仅是血红一片,更是破烂不堪。

    牧良泽拿出一个钢盆放在屋顶上,脱下了所有的衣服扔进去点上了火,在他的双眼中,那炙热的火焰熊熊燃烧,仿佛正代表着他此时的心情。

    洗完了澡,牧良泽重新换上了一套衣服坐回到了收银台里,就跟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你又杀人了吗?”唐琪正对着他而坐,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是人,是异种人!”牧良泽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那……那你给自己制定的职责又究竟是什么?杀光所有的异种人吗?”唐琪问道。

    牧良泽缓缓抬起头,说道:“你没必要知道,这件事与你无关!”

    唐琪激动的站了起来,认真的说道:“我可以不知道,但以后呢,人们总应该知道吧!总有一天你的身份会公之于众,将来你又准备怎么面对他们。”

    牧良泽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我不需要面对他们。”牧良泽冷冷的回答道。

    “那你又究竟是为了谁?”唐琪追问道。

    牧良泽的眼光猛然闪动了一下,两只眼睛里顿时变得黯淡无光。

    “不为了谁。”牧良泽平淡的回答道。

    “那你就只是想维护正义吗?”唐琪继续问道。

    牧良泽不耐烦的收起账本,起身向楼上走去。

    “你去干嘛?”唐琪惊慌失措的问道。

    牧良泽一边向上走,一边说道:“睡觉!”

    “那来客人怎么办?”唐琪问道。

    “你自己招呼。”牧良泽回答道。

    “什么!”唐琪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我哪里会做那么多菜啊!”

    “那你还不赶紧关门!”说完,牧良泽关上了房门,将餐馆里的烂摊子留给了唐琪一人。

    十字路口

    路口的周围都被异安局的人拉上了警戒线,所有遭殃的车辆依旧留在原地,没有出事的车也被特工们井然有序的疏散了出去。

    修杰站在警戒线外叼着香烟观察着眼前的这番景象,还别说,异安局的办事效率还是可以的,现场没有闹事的车主,只剩下了出事的车辆。

    现在,他们正在清理了现场,用拖车拉走一辆又一辆的车,所有的特工都在忙碌着,没有闲着的。

    修杰猛吸一口烟,将半截烟扔到地上,自信昂扬的向不远处的一个特工面前走去。

    “里面现在什么情况!”修杰打着官腔,亮了一下兜里的异安局徽章,又迅速收了起来。

    特工上下打量了一番修杰,半信半疑的说道:“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啊!你哪个部门的呀?”

    修杰双手抄着裤兜,凶狠的说道:“你搞错没有!难道你们的上司就没告诉你市里来了新的战伐小队吗!”

    “啊?”特工纳闷道,“没有啊!你叫什么呀!”

    “你小子还不信是吧!我告诉你,今天老子正好心情不好,你摊上事儿了!”修杰指着他勃然大怒道,“你是不是以为就一个淳嘉宏的小队,立马给你们的上级打电话!我要亲自和他聊聊!”

    特工一下子就被吓住了,没想到修杰竟然能说出淳嘉宏的名字,他觉得这应该不可能是假的了,毕竟淳嘉宏的调动属于机密性情报,外人又怎么可能轻易知道。

    “对不起对不起,可能是我们的情报慢了一点,我就是组长,有什么事问我就可以了。”特工慌张的说道。

    “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我们异安局成立之后,还真没出现过多少起这样丢脸的事件,到底是谁负责的!”修杰果断问出了关键问题,毫不避讳。

    “这……这……”特工有些为难的说道,“这是淳队长的计划,我们也不好过问,只知道出了事后过来收拾场地,其他的一概不知。”

    “一概不知!”修杰皱起眉头问道,“你们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特工摊了摊手非常无奈的说道,“我们就知道这个异种人是他故意放走的,至于他们要去哪里我们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可是别为难我了,我就是一个干活儿的,能知道什么呀!”

    “哦~故意放走的。”修杰满意的笑道。

    “对啊!故意放走的。”特工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老实巴交的把他知道的唯一的这点信息全说了出来。

    修杰摆了摆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里,对他来说,这点信息已经足够了,接下来就看小鬼们的本事了。

    白氏制药

    白文山结束了他的会议,坐在电梯里就往楼上走。

    当电梯门刚要关上的时候,白文山的手机突然响了。

    最靠近电梯门的员工立刻拦住了电梯门,电梯里的员工们纷纷走出电梯,非常自觉的让白文山享受他的单人电梯之行。

    “什么事!”白文山面色沉重的接起了电话,可以看出,电话那头的人并不怎么讨他喜欢。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传出了一阵充满着怒火的声音:“白老板!郊区出事了!我已经准备置之死地了,你自己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