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太虚传记 > 第一百零二章 战共工

第一百零二章 战共工

    翁城。

    一支由怪物组成的部队,正在大雨中结集。领头的是个獠牙黑狼,手中兵器是长有倒刺的狼牙棒,狼牙棒体表不知涂了什么染料,在雨水撞击下锃光瓦亮。

    城中高楼,七丈之处,一只圆形龟盘正泛着白光缓缓旋转,在龟盘前站着二人,二人脸上皆是神色凝重。

    “结果如何?”立于屋檐下的共工阴沉着脸,目光盯着虚空黑云,在黑云中有一团玄黄之光正在凝聚膨胀。

    “此战必败,水神当早作打算!”说这话的是那老年巫师,此人身形高瘦,双目精光如矩,神态中透着绝对狠辣。

    共工不语,把目光移向眼前正在集结的部队,由于站在高楼之上,下方数万兵马一览无余,整齐划一的站在雨中听候调遣。

    早在昨夜子时,共工就已察觉天象有变,但他迟迟未动,等的就是此刻老巫师通过占卜得出的结果。

    “可有逆转之法?”共工转身,神情愤然。

    老巫师伸出左手快速掐动指诀,久久之后,沉声说道。“惟有篡改天命,方有一线生机。”

    “如何篡改?”共工再次抬头凝视虚云中那抺不知何种力量生成的玄黄光团,语气带有一丝焦急。

    “先死后生,假借胎元重凝真身。”老巫师说话之时手指东南。“他来了。”

    共工知道老巫师口中所说的他是何人,沉默之后,正色开口。“若是重聚真身,需要多少时日?”

    “十二年。”

    共工皱眉,愤怒无比。“既然如此,只有解了封印。”

    “封印一解,必然惊动八荒各神,据实埋下多年的棋子便失去作用,得不偿失。水神若不愿苦等十二年,还有一个办法。”老巫师咪着眼睛,露出一丝狠辣。

    “说。”

    “燃烧十年寿元摧毁吴行风的四维罗庚,只要四维罗庚被摧毁,杀他只需一根手指。但此举极其危险,一旦摧毁不成,不仅要失去十年阳寿,还会被四维罗庚反噬。”

    没人愿意拿自己的寿元作赌注,但共工不是一般人,他有着强大实力,老巫师自然也想到这一层,他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

    “十年寿元算不得什么,总之绝不能输。”共工指着下方人马,说道。“由你指挥。”说完冲向虚空。

    翁城三十里外。

    吴行风指诀掐动,原本悬浮在上空黑云中的玄黄之光,猛然开裂出一道口子,顿时霞光四射,惊得天地一片喧哗。

    在霞光包裹之下,裂口缓缓打开,硬是挤出四个人形生物,人形生物化作风雷雨电四部尊神朝着吴行风所在的山头飞来。

    “小神参见大人。”风雷雨电四部由二男二女组成,形体并非实质,皆由灵气幻化。

    吴行风说道:“自打悟出风雷雨电之术,从未叫你四人现身,今日我以还法棋子蕴藏的庞大能量,为你四人塑造了身形,叫你们现身只为一事。”

    “大人请讲,小神愿听调遣。”

    “你四人秉承天地精化,乃天生地长之神灵。之所以能为我调遣,可知其中道理?”吴行风出言问道。

    “小神不知,自大人之前从未有人可以命我等现身,想必这与大人的特殊身份有关。”风雷雨电四部心中略有疑惑。

    “天地混沌之初,便有地精天灵,经万载孕育,而后生有灵气。灵气为母体,你四人受母体熏陶,得而滋生灵识。再经万载方有形体。之所以能被我所用,全因造化二字。”吴行风熟知天地玄理,以造化通玄捆绑风雷雨电四部思维,并强调四人出生全因机缘造化。

    四人深信不已,再次请命。“请大人下令,我等势必完成使命。”

    “山下城池中有一老怪物,刚才我听他说要抢我手中四维罗庚,四维罗庚乃是你四人栖息之所,若被他人所得,往后就要改名换姓随了别人。”

    四人一听,恼怒非常。“小神由大人点化,方能现世,必与那无耻之徒斗争到底,大人要我四人做什么,我四人就做什么,绝不会轻信他人之言,做那卖主求荣之事。”

    吴行风微微点头,风雷雨电四部并非后世所见那般,此四人是由玄黄光团里的那股能量释放而来,换句话说,他们四人来自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四维罗庚天池正中的光团。

    “你四人竭尽所能,困住那老巫师,便是大功一件。”吴行风抬手指着山下城池,厉声开口。

    四人同时抱拳。“小神定不辱使命。”

    吴行风大手一挥。“去吧。”

    云空之上,共工巡视之后,心念闪动落到了吴行风身后百步外的灰白巨石上。

    吴行风见共工现身,嘴角微微上扬,此人是何模样终于得见真容,本以为共工氏是个怪物,没想到也修成了人身,体型甚是雄伟,与熊霸有的一拼,却比熊霸多了深沉。

    二人见面,并不言语,吴行风在打量共工的同时,共工也在打量吴行风。

    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时的共工身上只有无比怒火,吴行风杀了他二个儿子。

    “你是自刎,还是我动手。”共工冷冷开口。

    吴行风则是轻声笑道:“你明知此战必败,何来底气让我自刎。”

    “哈哈哈.......”共工突然大笑,笑的肆无忌惮,笑的飞沙走石,笑的汗毛直立,笑的头皮发麻。

    就在共工大笑之际,一道由金属垒砌的墙壁,从吴行风四周升起。

    在金属垒砌的墙壁升起之后,原本充斥在空气中的狂笑,愕然而止,只见共工双拳猛地一收,金属墙壁以极快的速度朝吴行风靠拢,没等吴行风做出反应就被金属墙壁给吞噬。

    千算万算,忽略了共工氏还掌握娄门金玉,善控金属的秘技。

    被困之后,吴行风强行使自己镇定,当务之急只有破开金属墙壁方有一线生机。

    体内灵气在吴行风的控制下,疾速朝右拳汇集,一团肉眼可见的白光包裹在手臂上,如此恐怖的灵气光团,早已超出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在共工再度挤压金属墙壁的一瞬间,吴行风的右拳头汇集了太玄修为百倍的灵气光团,这相当于是数枚九转金丹所蕴藏的所有灵气。

    以数枚九转金丹的代价,在金属墙壁上轰出了一个缺口,缺口一开,吴行风立刻瞬移离开。

    在瞬移离开的瞬间金属墙壁上的缺口被重新填补上。

    吴行风瞬移至山顶崖壁,抱起一棵事先准备好的尖锐木刺飞向云空,直到不能呼吸,方才落下云头。

    一道火光从天而降。

    共工转身想要躲闪,却被巨大威压笼罩,抬头一看,正是吴行风的法宝四维罗庚。

    四维罗庚所蕴藏的能量十分庞大,庞大到即使是共工都不能正眼直视。

    一只大手隔着虚空,在火光尚未落地之前已被拍灭,火光拍灭的同时,共工眉头微皱,低头之时发现一柄长剑正朝他的胸口刺来。

    这柄由灵气幻化的长剑,无有实质,被共工一经发现,当即被他催出体表的灵气吞噬。

    吴行风自然知道,以这点手段不可能伤到共工,要想扰乱共工思绪,必须频繁骚扰,在他厌烦之时,施展强硬手段,方有震慑他的可能。

    共工冷视着跟耍猴似的吴行风,任由他上窜下跳,就在吴行风自以为可以麻痹共工时,共工出手了。

    滔天巨浪,从云空忽然降下,拍的吴行风七荤八素,头脑晕眩,分不清东西南北。

    直到此刻,吴行风才想起后世书籍中记载的关于共工的传说,原来共工真的是水神,可以肆无忌惮的控御洪水,而他掌握的秘术又能控制一切金属。

    如此一来,五行中,他一人就占了二样。

    吴行风在喝了两口浑浊的泥水后,提气拔高,既然四维罗庚蕴藏的能量可以幻化五行事物,那么就一定有克制洪水的办法。

    五行中,土能克水。

    本想控制一座山峰,发现灵气不续根本不行,改成一座眼前的小山丘,结果依然不行。

    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眼看洪水将山头淹没,吴行风只能兵行险招,一招云剑横飞,云空中凝聚的无数极小云剑从四面八方忽然出现,直逼共工眉心。

    共工有感,大手一挥,在眼前形成一道水遁,与此同时地面射出万道金光,这是由金属凝聚而成的实质箭矢,铺天盖地,比之云剑强硬百倍。

    吴行风狼狈躲闪,险些被金属箭矢射中。

    从共工出手到现在,一共过去不到半炷香时间,如此短的时间却如同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就在吴行风认为自己有机可趁,施展一招强大神技时。

    共工的身影化为虚无消失不见,下一刻,吴行风发现自己被一个巨大怪物捏在手里。

    原来,这个巨大怪物才是共工的真身,吴行风如同一只小鸡任由他摆布,在一阵摔打猛搓后,朝着山体砸去。

    身上骨头断了多少,已经无法计数。

    在这紧要关头,四维罗庚脱离吴行风掌控化作一副全息图案,在图案中是亘古不变的恒星,一柄闪耀着死亡气息的古老长剑,好似魔鬼的爪子伸向了共工。

    共工拍出一掌,既然没能将这柄长剑拍碎,反而更加凶猛的刺向他的头颅。

    如果一剑就能将共工刺死,共工也就不是共工了。

    果然,在长剑即将刺中他的眉心时,共工甩掉手中的吴行风猛的将其抓住,尽管被共工抓住,长剑余威依然不减像是着了魔的猛兽,竭力前行。

    共工大怒。“去死。”

    咔嚓脆响,长剑被一股强大莫名的力量搅碎。

    吴行风脸色惨白,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这是他有史以来最厉害的一招。

    一剑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