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先驱旗 > 第六十二章 所有的努力,只为了复活那一人

第六十二章 所有的努力,只为了复活那一人

    钟鸣肩膀上的兔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安抚的看着他,钟鸣眼中血丝渐渐收敛了下去,神色恢复平静,但一种无言的怒意却让兔子有些忧虑。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杀,赤兔。”

    “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对七号位夏侯惇/曹操发动了技能武圣。”

    “五号位未知将/大乔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0。”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发动了技能行殇。”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获得了五号位周瑜/大乔的手牌。”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无中生有,远交近攻。”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发动了技能藤甲。”

    钟鸣脸上仍旧带着未曾散去的怒气,打出无中生有,摸了一张火杀,一张杀。

    然后对诸葛亮发动了远交近攻。

    “四号位诸葛亮/关羽从牌堆摸了一张卡牌。”

    钟鸣看向自己摸的三张卡牌杀,以逸待劳,杀。

    钟鸣把桃用了,血量恢复到3.

    然后使用了以逸待劳。

    丢掉两张没用的杀后装备好诸葛连弩和减一马,然后游戏基本结束了。

    “不甘心么?”

    钟鸣看向濒死的1号位,打开自己头上遮掩的墨黑色帷幕,对面的人看到钟鸣的模样,眼中似乎很是愤恨,钟鸣笑了笑,从游戏中退了出去,胜利者保留的,会是一种可怕的能力。

    钟鸣抖动了下手中的卡包,然后丢到包裹里。

    张春华终于能说话了,从异化牌中跳了出来,沉声道:

    “历代先驱的敌人中,这个傀儡,今日算是可以消失了。”

    钟鸣端坐在地上许久,然后站起,将手中的酒壶打开,倒在地上,然后才回到了之前世界的小木屋,整个人越发沉闷了起来。

    怀中的白兔被他放下,眼中闪过许久的失神,然后才拿起那本钟心随笔,打开继续翻阅。

    “是时候,去见见那个人了。”

    钟鸣眼中虽然有挣扎,但还是终于平静了下来,合上手中的书本,放在桌上。

    三国杀的位面中,秘密太多而说不清楚,但关于那个人的痕迹,随笔上却指出了一条道路。

    一条近乎十死无声的道路,因为这条路的先决条件,就是阵亡于国战。

    钟鸣晃动着手中的酒壶,倒不是急着踏上这条道路,因为这条路和先驱旗相辅相成,没有先驱旗倒是也难以维继。

    但是在这之前,去见见那个人,还是可以的。

    空间第三次扭曲的时候,钟鸣晃动着手中的卡牌,将那道纹路捕捉在手中,虽然他现在只有三道碎片,但似乎也不嫌得困难。

    “老头,你再不出来,可能就看不到我能走到哪了。”

    钟鸣看了看怀中的程昱武将牌,眼中带着笑,可笑着笑着,眼泪就不知不觉滑落了出来。

    滋滋...

    黄沙地中,钟鸣的身体瞬间下陷,很快跌落在了一块厚厚的铁板上。

    钟鸣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因为疼痛皱了皱眉,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动作不急不缓,他隔开自己的手腕,将自己的血液完全浸染在三块碎片上。

    地面的铁板晃动了起来,张开了一旁的锁链,然后铁板继续下沉,最后落入一块岩浆尺中,岩浆浸透在钟鸣的身上。

    却没有本该存在的热度,三块碎片护住钟鸣的躯壳,然后终于看到了一个细小的门。

    层层岩浆覆盖下,门依然闪烁着淡紫的光泽。

    钟鸣似乎有什么感应,将手放在铁门上的狮子头处,狮子头瞬间咬住钟鸣的胳膊,咬的很死,然后整个门从中间开始裂开,虽然屏蔽了岩浆,但底下仍旧是一望无际的幽深的黑色深渊。

    钟鸣想都不想,就跳了下去。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钟鸣终于停止了下坠,最后悬浮在一片古铜色的钢板上,钟鸣就踏在钢板上由三块碎片形成的磁场中,七拐八杠走了不知道多少米。

    路途中还看到了不知是何人的尸骨,他皱了皱眉,似乎不清楚为什么已经有人来过。

    终于,一局尸体出现在了钟鸣的视野里,那局尸体被墨色的铜壳包裹着,钟鸣伸手摸了摸铜壳,铜壳从中间裂开。

    但钟鸣很快大惊失色了起来,铜壳中间,既然是空的,唯有一张血迹还没褪去的乌黑武将牌,但诡异的是却反常的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钟鸣从怀中掏出随笔,看向上面的一串字迹:

    钟心随笔:我曾随着义父去看过那人,衣衫凌乱,显然很久不曾整理,义父很是认真的为那人的衣凯进行洗漱,但却不敢碰触那人的周身,似乎很是忌讳。

    我曾询问过义父,为何不将他埋葬,这样也算是能让他进入轮回。

    义父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脸色苍白,似乎为了修建这里损耗了太多气力,但还是对我说道:

    “钟心,你可知,为何我们会以他为核心,去构建近乎不可能完成的先驱路。”

    我自然是不清楚,摇了摇头,等着义父继续的解析。

    义父眼中忽然出现片刻的狂热:

    “所有的一切,只为了复活他一人而已。”

    钟鸣手心颤了颤,头一次,他似乎知道了什么秘密般,眼睛望着空中。

    那是一个诡异的阵法,似乎能屏蔽世间所有人的感知,而若是不出意料,门前那一局虽然死亡却仍旧散发着阵阵金光的骸骨,或许正是随笔中那人的义父。

    钟鸣虽然手心有些发颤,还是将铜皮中的卡牌拿在了手中,果然不出意料,卡牌上隐约能看出钟会两个字迹。

    将这张卡牌拿在手中,钟鸣隐约能看到那人指挥千军,一手握着书卷,另一只手指着地图的身影。

    但,这画面虽然生动,却隐藏着莫名的寒意,虽然只是一张近乎被完全抹去了形象的卡牌,钟鸣还是能感觉到,那近乎无处不在的杀意。

    钟鸣尝试将这卡牌带走,却发现,虽然身上三块碎片颤动的极为严重,隐约能感受其中传来的兴奋之意,但还是无法将其拿起。

    钟鸣想了想,最后还是把卡牌放下,随笔中出现了一道门户,钟鸣从门户中走了出去,再次出现在三国杀位面的黄沙地里。

    这地方来似乎很是艰难,可若是想要回去,似乎只要有随笔在,便随时可以撤离。

    随笔忽然晃动了起来,钟鸣手中的随笔腾空飞起,上面几个红点闪烁,在空中形成一道地图。

    虽然无法知道地图的具体含义,但钟鸣还是能感觉出,主世界在告急。

    什么危险,似乎正在接近。

    “看来,这第四块碎片,我只能放下了。”

    钟鸣有些无奈,手中三块碎片形成一个门户,钟鸣伸出前脚,正打算踏进去。

    忽然空中掉出两个人,很是奇怪,三国杀位面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有活人掉进来。

    这是一对情侣,男的似乎是个恶魔,女的正是天使,钟鸣看向他们,思索了片刻回忆起原来是那两个人。

    “谢谢你,但你似乎没时间让我帮你翻译了。”

    钟鸣无所谓的摆摆手,似乎并不着急,眼神很是奇怪,涩笑道:

    “或许,我也不可能再回到那里。”

    那场国战,虽然杀死了历代先驱之敌中的傀儡,但同时毁去了几个狐妖世界中的人物和自己曾日的一个部署,所以钟鸣恐怕很难再和那个位面建立起联系。

    安琪笑了笑,似乎知道些什么,一旁的恶魔伴侣眼中仍旧带着长久的欢喜。

    钟鸣再次伸出脚欲回到主世界之时,安琪拦住了他,然后将一块碎片递给钟鸣。

    “这。”

    钟鸣有些措不及防,这块碎片他都打算暂时放弃了,却没想到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其实,这块碎片,只需要在那个世界产生强烈的情爱反应就会出现的,的确存在这道捷径,只是你向来不愿意碰而已。”

    许久没有了声音的张春华无奈的解释道,钟鸣看向空中消失在其他时空前对他招手的二人,也招了招手,然后才踏入了主世界的缝隙里。

    “都快把你忘了。”

    钟鸣拿出怀中的玉石,这块似乎有着特殊痕迹的石头此刻发出阵阵热量,最后却再次没了温度。

    “你的时间,并不多的。”

    钟鸣拿着手中第四块碎片看了很久,路人虽然有些奇怪,但在当下奇装异服也只会被多看两眼而已,钟鸣身上的铠甲和手中五彩斑斓的碎片虽然醒目,却也没有什么人特别的注意。

    听到张春华的话,钟鸣翻了翻眼皮,若是之前要凭借三块碎片强行打开下一个世界的通道的确艰难,可如今第四块碎片已经到了手里,倒不需要那么着急。

    但钟鸣似乎对路上的算命瞎子有特殊的吸引力,很快,一个老头走了过来。

    “小子,可否让老夫给你算算。”

    钟鸣收起手中的碎片,眼中神色很是玩味,算命瞎子以为钟鸣是担心他要钱连忙摆手道:

    “不收费的。”

    钟鸣似乎能感受到异化牌中张春华笑容玩味,还是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然后伸出手递给算命瞎子。

    “这是?”

    钟鸣手上纹路似乎很是诡秘,三条线在特殊的位置连接在了一起,算命瞎子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