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我!直播出个天帝 > 第八章 扛鼎削你没商量!

第八章 扛鼎削你没商量!

    “吾及前,无骚言,苦不堪言!”观众[来了老弟]。

    “人挺多,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啊!”观众[我先装他一逼]。

    “主播,我还以为你被河蟹了!”观众[一块钱四个窝窝头]。

    伴随着系统的提示,几个观众开始冒泡,日常沙雕。

    “万能的度娘啊,遵循古老的契约,倾听吾之耳语,赐给我语言力量,穿越时空的界限,吾以契约呼唤,以血脉请求,以吾身为器,以吾灵魂为祭献,借远古精灵之咒语,告诉我——今天主播能不能倒立吃屎?”观众[谢谢,老衲不用飘柔]在一片弹幕中独领风骚!

    “咚!”

    忽而,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人群哗然、骚动!

    只见诺大的演武场中,如山巨鼎之下,一名布衣老者单手一托,双脚扎马步,气沉丹田一声吼,竟是直接将这十万八千斤重的玄武鼎,硬生生举了起来!

    力拔山兮,气盖世!

    “额滴娘嘞!”

    “牛逼就完事了!”

    “卧槽,牛逼,666!”

    老人单手举巨鼎,这种场面就是一众武者都始料不及,更何况直播间观众?

    那一个个的,当时就“呲溜”倒吸一口凉皮,目瞪狗呆!

    “咚!咚!咚!”

    更是随着姜如烈踏步,地面都为之震颤,老人举重若轻,竟是以鼎为剑,直指着长老会、席上众人,叱喝道:

    “我自己的孙子我自己会管,关尔等屁事?”

    “弟弟,别装了,我知道你一直在觊觎我的位置,觉得我老了、残了,不中用了,这样,现在你我便斗战一场,你若胜我,我带着孙子离开姜族,你若败了……就乖乖给老子滚!”

    姜如烈大笑三声,身后剑武魂浮现,强大的气息绽放,遥指笑面虎姜如轰,竟是不留一分回旋余地,你不战,也要战!

    强者为尊,要族长位,用拳头来取!

    试问谁不服?谁反对?

    姜歌看着爷爷一反常态,霸道张扬,心中酸喜,这大概是老人最后一次战斗了。

    回光丹,回光返照,是药亦是毒。

    唯一的解药,只有传言中的四品归元丹……

    如果自己没有记错,三个月后的大禹宗外门大比,第一名的奖励“紫血灵芝”,就是其中一味主药。

    姜歌握紧拳头,再看向老人,目光里的心疼化作愤怒、动力,战意昂扬!

    “姜如烈,你休要放肆!”

    同时。

    当众被叫滚的姜如轰捏爆手中茶盏,汤水四溅、眼中也是怒火熊熊,脚步跨出,同样出现在演武场上,与姜如烈相对而立、捉对厮杀!

    长老会则满是玩味、哂笑,显然是乐于看到这种局面,一个个老神在在,悠然自得。

    一个被旧患拖累经年,又添加新伤的老家伙……能有几分战力,能嚣张几时?

    秋后蚂蚱罢了。

    要知道,姜如轰可不是姜如崩,没有武魂克制,其武师境的修为,半点不打折扣!

    力能扛鼎……充其量,也就唬唬小辈,落在长老会眼中,反而倒像是心虚的表现。

    “这鼎,还是换我来扛吧!”姜如轰更是冷笑,身后有兽吼如洪钟大吕,武魂现,真气涌,气势爆发,隐隐更在老族长之上!

    “三星武师!”

    “二爷居然已经突破三星武师,蛮象真元,天生神力,狂暴、轰烈,动可搬山!”

    “本以为老族长宝刀不老,现在看来,之前一切的威风,如今注定都要成为二爷的嫁衣!”

    此刻!

    所有人都在感慨,仿佛已经看到了老族长的败亡、落幕!

    “想不到你还这么生猛,不过拖着那病体残躯,这些年来,你修为进步几何?”

    姜如轰更是冷笑,胜劵在握道:“老小一家废物,何德何能如此轻狂?”

    然而,姜如烈却不废话。

    鼎在手!

    犀利、锋锐的剑之真元轰然沸腾,竟如烈火、如大日,烫得巨鼎通红、炽烈!

    “长虹贯日!”姜如轰刚想要施展武技,却听姜如烈一声轻喝,旋即扛鼎作剑,轰隆斩下!

    以鼎仗剑,要抒胸臆,欲斩不平!

    此刻,以姜如烈为中心,剑元如烈火蔓延、迸裂,姜族数千之众,在同一时间感觉到了刺骨的锐、烫体的热,一时纷纷掩目,不敢直视!

    整个演武场都成为一片汪洋剑海,犀利、炽烈!

    “噗!”一声闷响,隐约夹杂蛮象悲鸣、呜咽,只见姜如轰遍体剑创,整个人倒飞而出,紧接着就重重的跌落、血沫横飞!

    一切都只发生在几个呼吸间。

    恍惚一瞬,却又无比清晰,让每个人都是呼吸急促,眼睛通红!

    谁也料想不到,突破了三星武师的姜如轰,竟是不堪一击!

    “长虹贯日,姜如烈这些年修为虽止步不前,但这一套落日剑法,却是圆满了,剑出如大日,问谁与争辉?”

    白眉老人拈着胡须,如一位渊博学者,为众人解惑。

    姜如崩一时坐立不安,眉目阴恻。

    姜族众人的目光都有些呆滞,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张扬的姜如烈,心中是震撼难平。

    “哇——”又一口血吐出。

    姜如轰面如土色,胸口好像被大山接连砸了上百次一般火辣,阴厉的目光射出,紧盯着老族长。

    “哼!”姜如烈则不屑一顾,傲之。

    他当然能猜到姜歌这一次受伤、濒死背后有人指使,既然他们敢触逆鳞,自己又何必顾念兄弟之情?

    这一次。

    姜如烈在众人敬畏的目光里,走上主位,坐如钟岳,大手一挥道:“诸位,继续。”

    “卧槽,老爷爷A爆了!”观众[放荡不羁的腿毛]。

    “手中玄武大鼎,身下斗气化马,强!”观众[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斗破苍穹,退出直播间!”观众[灭蝇师太]。

    “是在下输了!”观众[剩蛋老人]。

    而直播间里,看得酣畅淋漓的观众们更是忍不住高呼痛快!

    至于族会。

    “咳咳,姜如烈,你作为族长,武境突破、剑法圆满,可喜可贺,也为族人做了榜样,我族子弟将砥砺奋进,这一次族会的目的也达到了,诸君可散!”

    白眉老人淡淡一笑,此时再针对姜歌,已无必要,得不偿失。

    “哼!”傲娇一声。

    姜如烈像个得了满分的孩子,得意地冲姜歌咧嘴一笑,比划着大拇指。

    姜歌同样竖起拇指。

    两人的动作落在姜如崩眼中,却甚是辣眼,忍不住讥讽道:“大哥,我倒要看看,你能护这废物多久!”

    “就是,废物,我族耻辱,丢人现眼!”姜平冷眼地在一旁附和着,鼻孔朝天,几乎怼到直播间的镜头上。

    说着,姜平满脸嘲讽的嗤笑一声,狠狠吐了口唾沫在地上,拂袖要走。

    妈的,装了逼还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