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人生不再见 > 第24章 隔阂

第24章 隔阂

    我脑壳一热,那谁?刚才慕桥就是这样喊我的,我的脸蛋子瞬间又红了。

    我说:“我高兴,我喜欢。”

    谢老师止了脚步,诧异地瞅了我两眼,转身紧走了两步:“我们快点回去,这丫头脸这么红怕不是真的感冒了,回去煮一锅姜汤,咱们一家三口一人喝一碗,去去寒。”

    好不容易熬到了假期结束,悲催的是,我妈要没收我的手机。

    只是因为放假那一个月我的手机话费成倍的增长,她怀疑我在干啥子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手机是第一证据。

    我终于晓得了,为啥所有的家长都是火眼金睛,这是他们天生自带的功能。

    好在,我妈在检查完我那部老人机之后,没有发现什么猫腻。

    相反还对于我时常与那个卖练习册的叫二师兄的老板频繁联系,加以了特别地赞赏。

    她说,这个才是一个学生应该有的模样。

    为此,她又赞助了我一百块买练习册的钱。

    我说,没有手机不太方便买练习册,这个二师兄可是送货上门的,没有手机,他会不会将练习册错送给了别人?

    我妈又将那个老人机还给了我。

    哈哈,我被我充满智慧的脑瓜子所折服。

    新的一学期,我们四人学习小组变得有些不太一样。

    本来就沉默如雪的乔大头变得更加地沉默了,慕桥与香香的互帮互助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谐。

    而我与乔大头,他明显没有以前有耐心了。

    以前一道数学题他给我讲的最高记录为25遍,那段时间,他往往还没有讲到第五遍,就已经很不耐烦了。

    香香私下跟我说过。

    她说:“你和乔子默咋个啦?最近他生气甩书的频率有点高喔。”

    我说:“哪个晓得他抽的啥子疯,也许这是青春期狂躁症的表现吧!”

    香香巴巴地站在宿舍的窗前,看着外面的世界,她不说话的话,我认为她就是言情小说里头那忧郁得跟个小仙女似的女主角。

    她说:“白子然,你说乔子默究竟喜欢一个什么样的女生?”

    我说:“谁晓得呢?像他这一种有着强烈控制欲的男生,估计没得哪个女生能受得了。也就是我这从小到大在他手里头经过千锤百炼的体质免费能接他一两招,换作其它的女生,哼,怕是咋个死的都不晓得。”

    香香仍旧很执着的样子。

    “不要诋毁我心目中的男神,我倒是希望他能控制控制我,可始终没得机会啊!你不晓得,有好多女生对你是羡慕嫉妒恨。有的时候,连我都嫉妒他虐你的样子。”

    我说:“陈香香,你他妈的是有病吗?还有人有事没事找虐,我要不是生命力顽强,这么多年早就被乔大头这个神经病给虐得渣渣都不剩了。我实在是想不通,他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还有女生喜欢?简直是老天爷得了睁眼瞎。”

    这一番言辞得罪了陈香香,她又有好几天没有跟我说话。

    我在期盼她再一次请我吃串串和解,但等了好几天她都没有所行动。

    我被乔大头的低气压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主动找香香和解,拿了我奶奶给我的私房钱请香香吃了串串,香香勉强跟我和好了。

    香香同意在晚上补习的时候,替我拖延住乔大头,从而赢得一些时间给我和慕桥去清水河边转两圈,寻找一下约会的感觉。

    结果呢,我们两个绕着清水河走来走去,全程的话题全是我和乔大头小时候的一些糗事。

    其中还讲到了我初中二年级迷恋欧阳的那一件事。

    慕桥站在清水河边的那棵柳树下,回过头来,笑得有点迷人,他说他真没有喜欢错人,我就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敢爱敢恨的姑娘。

    看着面前无法用形容词来形容多么出色的少年。

    我说:“你也是,你就是照着我心目中那个少年的样子长成的。”

    他嘿嘿一笑:“那,你的那位欧阳呢?”

    我说:“你跟他比起来,还差那么一丢丢。”

    他眉毛一挑:“嗯?”

    我说:“是他与你比起来,你还差那么一丢丢。不,是他还差那么一丢丢。”

    我有些语无伦次。

    他越发笑的得意:“我不管我们俩个谁更差一丢丢,但我很庆幸现在陪在你身边的那个少年是我。”

    潺潺而淌的清水河,随风而动的杨柳枝,让眼跟前的意境特别的恰到好处。

    我们两个来来又回回,将清水河边的青草都快踏扁了。

    虽然很舍不得,但时间终究是不等人的。

    当我和慕桥双双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的气氛明显不对。

    乔大头铁青着一张脸靠坐在椅背上,而一向恨不得粘到乔大头身边的香香,这个时候隔着五六七八张桌子,躲得远远的,朝我递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然后和身边的同学假装背周期元素表去了。

    我朝慕桥吐了吐舌头,向左走和向右走。

    我坐到了乔大头的对面,他冷漠地瞅了我一眼,拿出头天晚上给我讲过的那道数学题,喊我做。

    我好像做了多大的亏心事似的,乖乖地服从了。

    但,他昨天晚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教会我的那道数学题,此时它瞪着我,我瞪着它,它等着我蹂躏,而我又找不到方法去蹂躏它,只能朝它干瞪眼。

    乔大头彻底惹毛了,他腾地一下子站起身来,朝我怒吼道。

    “你那个脑瓜子长来是摆设的吗?教你那么多遍,还是不会。我他妈的是有病,才会想到要来帮你补习。”

    他又朝我甩了数学书,那本数学书在桌子上弹了一弹,然后狠狠地砸在了我的脸上,砸得我一脸懵。

    然后,他气冲冲地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教室。

    教室里一帮同学们也给惊诧到了,纷纷面面相觑,不知个所以然。

    有些个花痴女生在那边嘀咕。

    “哇喔,乔大神生气的时候都是那么好看。”

    我狠狠地瞪了那帮花痴少女:“好看个锤子,跟个变态一个样,还好看。”

    少女们集体朝我投过来满怀敌意的眼神,我在想,如果我再多说一句话,这些少女们的眼珠子会立刻变成杀伤性武器,齐刷刷地犹如植物大战僵尸里头的场面一样。

    纷纷朝我扔了大头菜,有个别块头大的女生会变成一个倭瓜,一屁股将我给坐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