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医品至尊 > 1547 丁宁驾到

1547 丁宁驾到

    韩武阳被噎的一愣,随即阴沉着脸冲天机子抱拳一拜:“赤阳前掌门所做之事都是他个人所为,非我圣医门的意思,所以对于他的肆意妄为,我圣医门必然会给天机阁一个交代。”

    前掌门?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赤阳下台了?怎么没收到消息啊。

    还有,天玄子所说的赤阳杀害天机阁弟子之事,也没听说啊,这事里面有内幕啊。

    不得不说,即便是高端武者,也都有着一颗八卦的心,立刻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

    天机子眉毛扬了扬,抱拳还礼道:“韩太上长老有心了。”

    “那件事情稍后自然会给天机阁一个交代,那今日之事,还请天机子道友给我一个交代。”

    韩武阳抚摸着乌青的左眼,强行抑制着内心的滔天怒火,面无表情的说道。

    多少年了,他堂堂圣武境强者,竟然被人打了个熊猫眼,在这他看来,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堪,说什么都得要讨个说法。

    只是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脸色都变的古怪起来,怎么感觉这货跟小学生被同学欺负了找家长告状似的那么有违和感呢?

    天机子嘴角抽了抽,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道:“不知道韩太上长老想要什么样的交代。”

    想要什么样的交代?

    韩武阳听了这话就愣了,能要什么样的交代呢?

    杀了天玄子?

    他倒是想,可天机子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而且这样的交代也确实过了。

    打他一个熊猫眼?那也太不解气了。

    要不让人按着他暴打他一顿?不行不行,弄的跟自己打不过他似的,实在是太跌份了。

    韩武阳纠结了,嘴唇嗫嚅着半天说不出话来,这顿揍挨的是特么的太憋屈了,人家愿意给交代他都不好意思提要求,这脸真是丢到太平洋去了。

    “要不这样,离开结界,让天玄子道友接我师叔一掌,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辟易天阴坏阴坏的,见韩武阳迟疑不决,立刻充当起了狗头军师提议道。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尼玛,这一招好毒啊,看似公平,实则用心极为险恶。

    要知道修为等级越高,实力差距就越大,一个小境界之间的差距实力就是天壤之别。

    别看韩武阳只是圣武初期,而天玄子是神武巅峰,两人好像只差着一个境界,但这却是一个大境界啊。

    更何况,韩武阳虽然还停留在圣武初期,但却是圣武两重天的强者,和天玄子差着一个大境界加两个小境界,若是没有结界限制,韩武阳随手一掌说不定就能拍死天玄子。

    天机子的脸色也沉了下去,这是想要天玄子的命啊,虽然这个师弟总在外面惹是生非给他添麻烦,但他却是真心疼爱他,谁想要他的命,他非得跟谁拼命不可。

    看着辟易天那脸上虚伪的笑容,饶是天机子心性了得,也忍不住怒火中烧,当即冷冷的道:“那你敢接我一掌吗?”

    辟易天笑容一僵,心里有些发虚,但天机阁一向不擅武道,天机子更是从来没有显露过修为,他倒不觉得自己真的接不下他一掌。

    “好,就这么说定了,天玄子接我一掌,辟易天接天机子道友一掌,今天的事情就此扯平,无论生死,以后谁也不得找谁的麻烦。”

    韩武阳唯恐天机子不答应似的,立刻允诺了下来。

    天机子心里一沉,不由有些暗自懊悔,他只是想要激辟易天改口罢了,却没想到韩武阳为了出气竟然根本不在乎辟易天的死活。

    如此薄情寡恩之人,让他感到为之心寒,正待反对之时,天玄子却突然扬声道:“好,我接下了。”

    “天玄子,不要胡闹。”

    天机子大惊,厉声喝道。

    “师兄,我之道与你之道不同,勇猛精进,永不退缩,若今日我因为畏惧而退缩,恐怕我只能永远停留在这个境界了。”

    天玄子的神色却前所未有的认真,正色道:“我停留在神武境巅峰的时日已经足够久了,时不我待,今天我就要博一个未来,看看我到底是会生死道消,还是破茧成蝶。”

    天机子浑身一颤,怔怔的看着这个整天惹是生非的师弟,鼻腔有些微微泛酸,天玄子,终于做出决定了。

    这让他心里既感到安慰,又感到辛酸,别人听不出来那句时不我待的意思,但他心里却很清楚是什么意思。

    天机阁镇守阵眼的师门长辈消耗过度已经快要撑不住了,能够接替他的唯有他和天玄子,但天玄子的修为不足暂时无法胜任,所以他要死中求活,借韩武阳之手博一线突破的契机。

    如果有可能,天机子宁愿自己去镇守阵眼,也不愿意牺牲这个师弟,但天机舞还没有成长起来,天机阁此刻正处在青黄不接的时刻,还离不开他,所以他再不情愿,也只能让天玄子顶上。

    天机阁,消耗生机预测天机来推演天地大势,这是天机阁成员的使命,既然加入天机阁,就早就做好了为了天下苍生而牺牲的准备。

    所以天机子没有纠结太久,深深的叹了口气,柔声问道:“你决定了?”

    “决定了,希望师兄成全!”

    天玄子认真的抱拳一拜,弯腰成九十度,久久不起。

    “好,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师兄能为你的做的唯有全力一击了。”

    天机子鹤发童颜,给人的感觉一向是慈眉善目、人畜无害,如同温厚长者,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发怒。

    但此刻,他是真的怒了,须发皆张,一口戾气郁结在胸不吐不快,眸中饱含着悲恸和毫不掩饰的决绝杀意,尽管这是天玄子自己的选择,但始作俑者是辟易天,他必杀之。

    若师弟破茧成蝶,他就赚到了;若师弟身死道消,那就算是为他陪葬吧。

    天玄子听出了他的意思,知道拥有着一颗菩萨心肠的师兄生平首次动了杀意,这让他既感动又惶恐。

    杀了辟易天,圣医门会善罢甘休吗?

    答案是否定的,两圣门之间从此就算结下了死仇,师兄身为阁主明知道这样做颇为不智,但为了他却义无反顾,这让他如何能不感动,又怎么能不惶恐。

    辟易天不知道为何心里生出强烈的不安,但韩武阳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也不敢不答应,心里安慰自己,天机子就是个修炼没什么杀伤力的天机术的老家伙而已,以自己的实力,撑破天了也就是身受重伤,只要自己不死,师叔能够干掉天玄子出口恶气,也算赚到了。

    “何必,哎,何必啊!”

    姜问剑连连摇头,唉声叹气,天机阁受天下人敬仰,圣医门与之结仇殊为不智,但他知道韩武阳睚眦必报的性子,既然决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再更改,他也懒得再劝。

    圣女族跟圣门之间的关系都差不多,也不存在偏向谁,此刻沉默的保持中立,看热闹的意味更多一些。

    天隐寺众僧扼腕叹息,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但却并没有开口劝阻,给人一种极为虚伪的感觉。

    大祭司一如既往的八风不动,一副冷旁观的姿态,没有表现出跟谁更近一点。

    贪狼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和难过,毕竟,天机阁始终站在国士府这边,让他心里充满了好感。

    但他也知道自己人言轻微,既然双方已经做出了决定,根本就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只能递给天玄子一个担忧的眼神。

    天玄子不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跃跃欲试,根本不把生死放在眼里,这幅做派落在众人眼中,对这个大祸害不由大为改观。

    直到此时,才有人想起天玄子的另一个外号,武疯子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一群神州武界的高层浩浩荡荡的向乌伦山谷外走去,引起了很多早起武者的关注,有好事者尾随其后,不知道这些大人物这个时候集体外出是有什么大事件发生。

    丁宁愕然看着迎面而来的一大批人,脸色变的极为古怪起来,难道这些人是来迎接自己的?

    可随后,他就察觉到了不对,除了贪狼向他挤眉弄眼之外,天机子和天玄子都脸色肃然,就像没看见他似的跟他擦肩而过。

    大萨满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倒是他身边的面纱女子眼底闪过一抹激动之色,但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又变的古井无波,混在大雪山人群中向外走去。

    心中却在暗自好笑,圣医门、圣剑山庄和圣女族口口声声说跟他有过节,又是喊杀又是要剐的,可迎面碰见他竟然没有一个人认识的,当真是够讽刺的。

    也不怪他们不认识丁宁,毕竟丁宁虽然名声在外,让他们恨之入骨,但三大圣门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跟他照过面。没有认出他来也在情理当中。

    丁宁得到贪狼的暗示,把到了嘴边的招呼声又咽了回去,默默的混在跟着看热闹的人群中,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老板,您来了!”

    狼南是青云安保派出来观察情况的,发现人群中的丁宁后,顿时大喜过望,悄然来到他身边恭敬的轻声招呼道。

    “这是怎么回事?”

    丁宁也轻声问道。

    “圣医门和天机阁磕上了……”

    狼南快速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由于国士府已经专门派人把事情经过通知了青云安保,狼南说的极为详细。

    丁宁皱起了眉头,露出纠结之色,如果天玄子是被逼的,他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送死,但现在却是他自愿的,他就没辙了。

    因为他很清楚,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道,天玄子需要足够的压力来突破,他若是现在阻拦,说不定反而是害了他。

    “老板娘她们为了避免引人注意也分散着跟过来了,大家打算出了结界就直接动手,把圣医门的人全干掉,若是其他圣门敢跟着瞎掺和,那就全部都干掉。”

    狼南知道他在担心什么,面露狠辣之色说道,看来对这圣医门也是忍无可忍了,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她们对始终帮她们说话的天机阁充满了好感,自然不希望天玄子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