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正道潜龙 > 第一九五九章 巴铁

第一九五九章 巴铁

    小勐拉盛世万豪旗下的赌场内。

    沈天泽回到顶楼的VIP客房,头疼欲裂地脱掉鞋子,满嘴酒气的说道:“妈的,这帮人太能喝了。我不行了,得睡一会,明天中午之前,谁都别叫我。”

    “知道了,泽哥。”赵晨点头。

    “你也快去歇着吧,折腾一天了。”沈天泽摆了摆手。

    “好的。”

    赵晨点头后,关门离去。

    ……

    沈天泽走进卫生间,简单的冲了把脸后,就胡乱的脱了衣服,回屋躺在了床上。

    大概过了能有不到半小时,刚睡着并且已经打起了呼噜的沈天泽,突然听到衣服兜里的电话在不停的响起。

    沈天泽实在困的不行,压根不想接,但忍了一小会,电话依旧在不停的响着。

    “我就艹了!”沈天泽骂了一声,迷迷糊糊的下了床,走到沙发上拿起衣服,掏出电话按了接听键:“谁啊?!咋的了,干什么啊,不接还打?”

    “我是你宇哥。”

    “你就是宇哥,你也得让我睡觉啊,大半夜折腾什么玩应?”沈天泽崩溃的喝问道。

    “你等会昂。”金泰宇回了一句,转身喊道:“来,你跟他说个话。”

    “喂?”一个青年接起了电话:“能听出来我是谁吗?”

    沈天泽本来已经睡迷糊了,可能谁的声都不太好听出来,但唯独这个声音他过耳难忘。

    不是别人,正是像手术没做干净的周灿辉。

    “你……你他妈的……你越狱啦?”沈天泽一脸懵B的问道。

    “我有病啊?!”周灿辉笑着回应道:“我回来了。”

    “咋回来了呢?”

    “不是,那你还不太想让我回来啊?”

    “我问你是咋回来的,你别他妈废话,赶紧说。”

    “警局给我们放了啊,都放了。”周灿辉低声说道:“我们早晨就出来了,自己开车回来的,想给你个惊喜。”

    沈天泽一愣,酒醒了一半:“北部军区跟警局打招呼了吧。”

    “对。”周灿辉点头应道:“是他们打了招呼,我们才被放的。”

    “妈的,巴昂这是玩啥呢?”沈天泽有点想不通的说道:“他不应该这么沉不住气啊。”

    “行了,你别逗他了。”金泰宇抢过电话,言语非常直接的说道:“岘G来人了,要花八个亿买通巴昂整咱们。可巴昂不但没干,还当场给领头的崩了。那些来谈判的人,也全部被扣在了北部军区,一会就给咱们送来。”

    “什么?”

    沈天泽听到这话,彻底酒醒了,眼神明亮的说道:“我巴昂大哥这事儿办的我心里太热乎了,那他咋没提前跟我说呢?”

    “……呵呵,你说呢?”金泰宇反问。

    沈天泽听到这话,稍稍冷静了一下,言语调侃的回应道:“啊,这是我大哥也想听听对方的价格啊!”

    “巴昂通过这种方式表态,那你也别装B了,赶紧登门聊聊吧。”金泰宇轻声催促道:“对方都搞到这边来了,咱们也得有所动作了。”

    “给我准备点赔偿款吧。”沈天泽话语简洁的说道:“虽然大松他们干死的是两个人渣,可毕竟是巴昂的人,这事儿多少得意思意思。”

    “是。”金泰宇点头。

    “我不睡了,马上赶往北部军区。”沈天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低头套着裤子说道:“我要和大哥,秉烛夜谈。”

    ……

    边J总部。

    菲姐见到了周灿辉后,立马冲过去问了一句:“你们都放了啊?”

    “啊。”周灿辉笑着说道:“缅D这边的监狱是真他妈乱啊,我在里面差点没被……。”

    “都放了,我怎么没看到松哥呢?”菲姐直接打断着问道。

    周灿辉听到这话一愣,斜眼看着她问道:“不是,小姑……不是,菲姐啊,你这有点不对劲了吧?咱俩是亲戚,你还没主动问问我咋样的,怎么就打听松哥了呢?”

    “你这不是没事儿吗。”菲姐表情烦躁的追问道:“他怎么样了,怎么没回来?”

    “他不是有伤吗?他在医院呢,回来干什么?”

    “哦,我以为他会回来养伤呢。”菲姐眼神略有些失落的回应了一句后,突然轻声问道:“你能把松哥电话给我吗?”

    “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是为了我受伤的,我想给他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这样显得礼貌。”菲姐有理有据的回了一句。

    “啊,也是。”周灿辉掏出手机,低声说道:“那你记一下吧。”

    ……

    十几分钟后。

    菲姐迈步回到房间,站在窗口处咬着红唇,不停的用手指卷着窗帘。

    就这一块破布,菲姐卷来卷去,足足卷了将近半个小时后,才突然拿起电话,抿着嘴唇嘀咕道:“对,问候一下,也没啥。”

    站在窗台旁边,菲姐拨通了付志松的电话,心脏嘭嘭嘭的跳着。

    过了一小会,付志松声音低沉的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松哥,我是菲菲啊。”

    “哦,怎么了?”付志松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对方会给自己打电话。

    “啊,没事儿,就是灿辉回来了,跟我说你们的案子结束了,我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看你怎么样。”菲姐声音很好听的回应着。

    “我挺好的。”付志松声音很是用力。

    菲姐听对方的声有点不对,立马问道:“松哥,你干嘛呢,声音怎么怪怪的?”

    “啊,我拉屎呢。”付志松顺嘴回应道:“……不好意思昂,大夫说我有点……有点干燥……我等一天了它才来,还正好赶上你给我打电话了。”

    “……啊!”菲姐十分尴尬的回应道:“那你拉吧。”

    “嗯,行,”付志松点头:“那我先挂了昂。”

    “松哥!”菲姐叫了一声。

    “怎么了?”付志松问。

    “干燥……抹点油。”菲姐原本想说的不是这个,但话到嘴边又不好意思说,所以才脑子也不知道想什么的回了一句。

    付志松一愣:“啊,知道了。”

    电话挂断,菲姐脸颊涨红的跺脚嘀咕道:“这都说的什么啊。”

    ……

    与此同时。

    北部军区的士兵将跟随白富来的人全部抓住,塞上了军用汽车,同时拉着白富的尸体,就赶往了边J总部。

    另外一边,距离密支那不远处的一座军营内,也有数台汽车反常的开出了部队大门。